红豆羹佐小酥肉

一个大脑袋,下雨不用伞

【柱斑】The Liar(说谎者)

 

“他来了。”

门外盛开着几簇百日菊,千手柱间的视线落在那边,眼中是病态的茫然,间或闪过一瞬火光似的清明。

“他在等我。”

谁?

他从文件堆里抬起头,不明所以的看向他的兄长。

风轻轻的擦过树梢,发出沙沙的声音,好像小动物匆匆奔过草丛。

扉间心头一跳。

他的声音比以往要有力些,但是因为也许是几周,或许已经过了几个月,千手扉间都没有从兄长那里听到希望,所以他并没有注意到。

他已经病了很久了,谁都没想到在和平渐渐到来,万物欣欣向荣,一切刚刚步上正轨的时候,千手柱间会倒下。

拿到一份“宇智波”开头的文件,团扇上的弧度暧昧不清,扉间下意识又看了一眼病榻上的男人。

千手柱间还是像往日一样,嘴唇泛白,脸色却是蜡一样的黄,双眼下晕开两团青黑,昭示着主人即便重病也无法安眠的现状。

医疗班来来去去无数次,每次离去的时候都会悄悄把千手扉间叫出来。

“请您做好心理准备。”医疗忍者的眼中闪烁着令扉间陌生的同情。

“哦。”他只是这样简单的应下了。

因为千手扉间不相信,他一直期望千手柱间能够重新站起来。

病成这样,自然没有办法继续承担火影的重任,不得已接手了火影的全副工作,千手扉间几乎比战火纷飞的当年还要瘦了。

但是,偶尔,他也会像今天这样把工作搬回家里。

无论生病与否,千手柱间都是一个重情重义的男人,尤其是亲情,他绝不会让扉间眼睁睁的看着兄长离世,承受与亲人生离死别的悲痛。

说他卑劣也好,自私也罢,他通通都可以应下。千手扉间心里清楚,其实他正是利用这一点,逼迫千手柱间停留在人世间。

作为兄弟,他明白拥有仙人体的兄长为什么会毫无理由的一病不起。

视线不由自主的落在文件内的“死”字上,扉间下意识的扶住额角。

因为那是个不可言说的理由。

终于还是落下最后一个字,他合上宇智波相关的文件,风却从门外吹进来,掀起纸张的一角。

扉间睁大了双眼——

床上的人失去了踪影。

几乎片刻间,他便反应过来。

“暗部跟上了吗?”

“是,”头戴面具的男人迅速出现在他面前,“柱间大人他往……去了。”

“我知道了,让你们的人撤回来,我亲自去看看。”

“是。”

 

赶到南贺川的时候,千手柱间正盘腿坐在河边。

他在打水漂。

“你来的正好,”他的耳力还像从前一样好,令扉间产生了一种他其实还处于巅峰状态的错觉,“你看那是谁。”

顺着千手柱间手指的方向看过去,他先是一愣,而后倒抽一口冷气。

“想不到吧,”柱间转过头来,一双眼睛亮的像美丽的夕阳,脸上散发着如大地回春一般的光彩,“是斑。”

扉间吓了一跳,他动了动嘴唇,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扉间,快帮我看看,这块石头上写的什么。天太暗了,我看不清。”

一块半面沾水的扁平石头被递到千手扉间的眼前,他小心翼翼的把目光移到兄长的脸上,终于顶不住他满怀希冀的目光,清了清嗓子:“‘骗子’,这上面刻着,他说你骗人。”

千手柱间塌下肩膀,挠了挠头,傻呵呵的笑笑:“是哦,那是少年时候的斑,他怎么可能认得我是千手柱间呢!”

扉间托着他举起的那只手,深深的望着他,手指想攥紧,却又怕伤到他一样松开了。他最终移开了视线,看向了河对岸。

“他不能过来吗?”他问柱间,“或者,你不过去吗?”

“斑的戒心很重,毕竟千手家和宇智波在那时候还是对立的,”柱间轻描淡写的勾勒过世代的愁怨,“再说,如果他过来了,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呢,万一回不去他的时代了该如何是好?”

扉间点点头:“和他讲话可以听到吗?”

“可以,”说到这里,千手柱间同情的看向扉间,“你来之前我们谈得还算融洽,但是……扉间啊,你以后要多笑笑才好,不要总这么严肃嘛。”

我根本不需要这种同情,谁想招宇智波斑喜欢啊!

他很想这么告诉他哥哥,但是默念几遍“他是病患”后,还是顺着柱间的话,轻轻“嗯”了一声。

“你们在刚刚谈什么?”他又问。

“刚刚啊,”柱间摸着下巴想了想,“我正要给他讲故事听。”

“故事?”

“对。”

“什么故事?”

“他不相信我是千手柱间,总要有个身份跟他继续聊下去,我想了想,决定给他讲一个关于我们的故事。”

话音刚落,便听见对面传来少年熟悉的声线:“喂,他是谁,你们在聊什么呢!”

黑短发的少年抿了抿嘴唇,又扔了块石头过来。但是他的技术还没有好到日后“宇智波式百发百中手里剑”的地步,水漂打到一半就沉入了水中。

千手柱间刚想站起身来,却被一只手拦住了。

扉间没有说“水凉”之类的劝阻病号的话,他只说:“毕竟是那时候的宇智波,还是小心一点为好。”

于是,他脱下鞋袜,在河水里翻找了一阵,终于拿着刚刚的落石回来了。

石头上刻着“说话”,这回千手柱间终于清清楚楚的看到了。

“他在催促我,性子还真急,从小到大都没变过。可真有趣,对吧,扉间。”

又听见他吹宇智波斑,千手扉间没有忍住,叹了口气。

“喂,那边的小孩,”他跟还是个孩子的宇智波斑解释,“我是他的兄弟,不是什么敌人。他说要告诉你他的故事,你愿意听吗?”

这回轮到柱间睁大眼睛了:“其实,我以为你会杀到对面去的……”

“不会的,兄长,”扉间捂住额头,“先不说他还是个孩子。如果他真的是过去的人,我杀了他,是会对现在产生影响的,而且我无法判断这种影响是好是坏。”

“也是,”柱间拍拍额头,显得轻松了很多,“那我开始讲了?”

 

 

医院里来了一位特殊的病人。

千手柱间从来没见过任何一个男人身上有这样的吸引力,但其实特殊的点并不在这里。

他整整西装和白色的制服外衣,决定去见他。

“你在看什么?”

见他久久的凝视着窗外的百日菊,千手柱间忍不住开口问。

“希望,”过了一会,像是终于从自己的世界里脱离,低沉的男声在房间内响起,“我在看希望,一个理想国。”

“真的吗?”一个抑郁过度,曾数次想要自杀的男人能看到“希望”,这令做医生的柱间高兴不已,“能给我讲讲吗?”

“你愿意相信我吗?”宇智波斑拨弄了一下床单,他低着头,“这是我的‘理想’,不是你的,你真的想知道?”

“为什么不愿意?”所有人都说千手柱间的笑容最有欺骗性,但他乐意向这位吸引人的男士展现他最真挚的笑,“如果我相信,那就是‘我们的理想国’了,多棒!”

“啊,啊,”他看到宇智波斑笑了,这是他第一次看到他露出笑容。就像冰层下钻出一朵艳丽的红莲,令人根本移不开视线,“结盟吧,柱间,一起建立一个理想中的国度。”

宇智波斑的眼睛被什么点亮了。

“乐意至极。”

他握住了他伸出的手。

 

 

沙漠中终日烈日炎炎,金属制的族徽已经烫伤了他的手掌。

水囊中的水已经所剩无几,但他知道这份仇恨必须画上句号,所以他义无反顾。

路上已经丢了两个兄弟,他已经不能再失去任何东西了。

他是族长之子,要守护一切的男人。

一声呼哨,苍鹰落在宇智波斑的肩头,他取下书信。

“还有多远?”泉奈舔了舔干裂的嘴唇,询问他正在阅读的兄长。

“一天,泉奈,只要一天了,”他替弟弟整理了一下头巾,“到时候会有人来接我们,记得不要露出脸和头发。”

泉奈点头,想了想,他又问了一路上问过无数次的问题:“他可靠吗?”

“也许吧。”

世界上其实没有完全可靠的人,但是宇智波斑愿意相信千手柱间。

 

 

“那为什么不给泉奈肯定的答案呢,既然他愿意信任他?”千手柱间坐在一旁的凳子上,感兴趣的问他。

“因为他还有个弟弟。”

“弟弟?”

柱间笑了,他没想到斑竟然记得另一位大夫的姓氏,他和扉间在外貌上相差甚大,一般人很难联想到他们是兄弟。

他有很敏锐的观察力,千手柱间想,想象力也非常丰富。

 

 

没想到是千手柱间亲自出来迎接的他们。

这是座靠着沙漠绿洲建起来的城池,有着像沙漠中烈日一样的热情,与兄弟二人来的地方有很大的不同。

“也许不行的,但也许也可以。”宇智波斑想。

“不行,绝对不行的。”宇智波泉奈想。

 

 

“为什么泉奈否定的这么果断?”

“因为他看到了千手家的族徽。”

“这个吗?”千手柱间把自己的领带夹拿下来,放到宇智波斑的手心里。

“对,”接到带着体温的领带夹,宇智波斑反握住他的手,嘴角翘起一抹狡黠的弧度,“泉奈已经知道他兄长要见的人是什么身份了。”

“千手家的人对宇智波兄弟而言,有什么不一样吗?”千手柱间任由他握着自己的手,凑上前去。

“你对我有什么不一样吗?”宇智波斑凑得更近,他们几乎就要贴到一起,他反问道。

“有,”柱间的视线落在他殷红的嘴唇上,“我们要一起建一座理想国,我相信你。”

 

 

“兄长,他们是什么人?”

泉奈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

但是千手柱间从见到宇智波斑的第一眼起,就已经放不开他的手。他坚定了心中的信念,他要倾其所有,和宇智波斑一起建一座理想中的城池。

没有战乱,没有饥荒,小孩子再也不用去战场上送死。

千手扉间虽然支持兄长的想法,但是为了眼下城池的安全,他还是把宇智波兄弟到来的消息告诉了他们的父亲。

城开始乱了。

“这不是我的城池,是我替父辈们守护的一座城而已,”柱间没有松开宇智波斑的手,“我们走吧,去建我们自己的城池,把弟弟放在里面,永远的保护起来。”

“好。”

 

 

扉间总是把斑吃甜食过量的事情告诉柱间,没想到被他记住了。

柱间不禁一笑。

 

 

柱间带着他的兄弟们,斑带着泉奈,他们连夜逃出了那座热情的城池。

令人意外的是,千手扉间竟然也跟着来了。

但是没有关系,他们要一直往前走,不会再回头看从前的事情。

就算千手家与宇智波家是世仇,就算宇智波斑起初的想法其实是了结千手柱间和他的兄弟们的性命。

他们走着,沿途的风景渐渐美好起来,直到路过一个集市,千手柱间的三弟想要去买糖吃,在人群中挤着挤着再也不见踪影,他们才稍做歇息。

最终也没有找到瓦间,只好继续赶路,想等到回程的时候再来叫他。

再往前走,他们竟被卷进一座城的一场战争中,用尽全力杀出重围后,柱间最小的弟弟也与他们失散了。

但也不可能再回去寻找,他们便继续往前走。

沙漠无边无际,水囊在打斗中遗失大半,他们仍不肯放弃。

入夜,气温低的不可思议,柱间和斑挤在一起,絮絮低语,互相取暖。

“还要继续走下去吗?”

“要,”千手柱间握住了他的手,“到一切尘埃落定,我希望你能成为城主。”

“好。”宇智波斑笑了。

 

 

“柱间自己不想当城主吗?”

“他总觉得自己没有这样的天分,但其实是有的。”

“那他最后成为城主了吗?”

“没有,”宇智波斑摇头,“他们产生了一些误会。”

 

 

太阳终于升起,泉奈却失去了踪迹。

他给斑留下了一袋红色的饮品,斑知道那是什么。

“哥哥,不要相信他们。”

入睡前,泉奈曾经这样跟他说过。但是他还不能放弃,他要继续走下去,因为千手柱间已经不给他停下的机会了。

他们遇见一片海,中央有一座心形的岛,蔚蓝的海水柔柔的抱拥着它,好像是由于大海,岛才肯浮出水面。

宇智波斑牵住千手柱间的手。

一切都已经浮出水面。

 

 

“就像这样?”

两掌相贴,千手柱间在宇智波斑眼前,五指插入他的指缝中,与他十指相扣。

“对,”斑的脸颊贴着他的手背,“如果你愿意相信我,愿意多跟我谈一谈,那么就会一直这样。”

“我愿意。”

 

 

目的地到达后,宇智波斑才发现,这里美好的土壤下竟埋藏着种种黑暗。

虽然之前他们就已经知道,弟弟们的走失其实是因为两族不和的关系,可那跟这没有关系,也不一样。

但是宇智波的族人已经爱上这片土地,千手家也是,陆陆续续又来了许多氏族,他们也无一例外。

他和千手柱间还是很要好,但是斑从千手兄弟的对话中嗅到了无法信任的味道。

所以他走了。

他想靠自己的双手来毁灭黑暗,建立一个完全理想的世界。

千手柱间不可能理解他。

因为这座城,已经从他们的理想成为了他的理想。

就算要破坏它的人是宇智波斑,千手柱间也无法容忍。

这场旅行还没有画上句号。

宇智波斑要独自一人继续走下去,他走了很久很久,但是千手柱间一直不能忘记他。

终于有一天,他路过和斑一起看过的那片海,千手柱间看到了。

宇智波斑早已沉入属于千手柱间的那片海,而心形的岛屿却被海水淹没,重新消失无踪。

 

 

静静的听到现在,千手柱间脸上的笑容早已消失无踪。

他连连摇头:“不,应该有更好的结局,不应该是这样的,他们明明有其他更好的选择!”

“不,事实就是这样!”宇智波斑尖锐的说,“我的故事没有美好的结局,从一开始就说好了,你要相信我,你必须承认这个结局!”

“我相信你,但是……”

“没有但是!”他狠狠的砸了一下床,动静之大,把千手柱间吓了一跳,“你跟故事里的那个千手柱间一模一样。现在,滚!滚出去!”

混乱中,柱间终于想起,他们不过是医生和病患的关系,他必须履行做医生的职责。

“我想你需要冷静一下,斑。”

故事只是故事,永远也不可能变为现实,他说会相信宇智波斑,或许只是因为医者仁心吧。

“是,”令千手柱间意外的是,他一下子就冷静了下来,视线重新落在窗外的百日菊上,“我需要冷静一下,你出去吧。”

“好,我们明天再见吧。”

“没有明天了。”

一语成谶,从那以后,他再也没有见过宇智波斑。

几年后,千手柱间也消失无踪。

人们从他的弟弟那里得知,他知道宇智波斑已经死亡的消息后,找到了他所说的那片海,从此以后,世界上也没有他这个人了。

 

 

“喂,我要回家了——”宇智波斑揉着发红的双眼朝河对岸喊,“你的故事很好,我们明天再见吧!”

“兄长?”

“走啦,回去了,明天再来,”千手柱间高高兴兴的搂住弟弟的脖子,“我想吃蘑菇杂饭,明天想吃豆皮寿司,能不能……”

“豆皮寿司给谁?”千手扉间很敏锐。

忍界之神嘿嘿一笑,不说话了。

“算了,”扉间摇了摇头,“随你吧。”

 

 

次日下午,柱间兴冲冲的跑来。

“扉间,快看!”

他的手里有块石头,刻字的字体虽然严谨,却隐隐透露着豪气和热情。

上面刻着:“已经结盟。”

“你们今天又谈了什么?”

扉间从磨人的文件堆里抬起头来,

他悄悄的把写有“千手柱间”的医疗报告压到底下去,勉强让自己听上去耐心一点。

“理想,村子,还有你们。”

“我们?”他的声音带了点鼻音,千手柱间听得有点模糊。

“泉奈和你啊。”

“哦,”时空忍术大师点点头,“那边时空里发生了和这边不一样的事情吗?”

“是啊,”千手柱间揩揩额头上的汗,一张蜡黄的脸隐隐透出些青黑,“我明天还会去,扉间,你看……”

“好吧,明天中午给你准备三色丸子。”

“太好了!咱们吃晚饭吧?”

“不了,”扉间不动声色的把印有“豆皮寿司”的盒子踢进桌底,“我已经吃过了,晚上还要加班。”

 

 

次日,宇智波斑穿着千手柱间熟悉的衣服——火影袍,站在了河对岸。

他抛来一枚石子,稳稳当当的落在柱间的手边。

“我成为火影了。”

嘴角抑制不住的上扬,柱间一跃而起,比当年他自己成为火影还要高兴。

他兴奋的问:“千手柱间呢!”

又一枚石子跌到他手边。

“顾问。”

“你们的关系好不好啊!”

“我爱他。”

“那他呢?”

“你说呢?”

河对岸的宇智波斑笑了,是柱间印象中最意气风发,最好看,最令他难忘的那种笑。

他握着那块石头,自顾自的笑了一会——就像宇智波斑印象中那个挚友那样。

但是,紧接着,一道泪痕爬上了他的面颊,划过苍白的嘴唇。

“所以……”他深深的呼吸了几下,好像再也承受不住手中石块的重量,终于把它抖掉了,“你们,是否……”

“你说什么?”宇智波斑的声音终于也飘渺起来,“我还有事,先走一步了,下次再见吧……”

在宇智波斑远去的脚步声中,千手柱间的头,永远的垂下了,他的手虚虚的握着,好像他心心念的那只手还好好的攥在手中,就像他握住了爱情。

手里刻着“我们在一起了”的石子噼啪落地,千手扉间静静的站了一会,然后捂住眼睛。

从头到尾都只是他一个人的骗局,就像他第一次看到那块扁平光滑的石头,说的那个词语一样。

——“骗子”。

其实就是他自己。

 

千手扉间抱着他的兄长离开后,水汽升腾的南贺川边,忽然显现出一个穿着黑色斗篷的男人的轮廓。

他走到刚刚千手柱间坐过的地方,翻找了几下,终于找到了他想要的东西。

一块扁平的,表面光滑一片的石头上,幻术渐渐消散。

那上面刻着——

“我还活着。”

他静静的站了一会,提走了柱间落下的三色丸子。

 

 

原来,所有人都是骗子,哪怕欺骗的是自己。

 

 ------------------------------

百日菊的花语是“永失吾爱”。

评论(7)

热度(70)

  1. Aglar anna红豆羹佐小酥肉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