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羹佐小酥肉

一个大脑袋,下雨不用伞
头上很多洞,但不能转载

酸砂彩虫橡皮糖

抽到了 @冰块冰块x 朋友的魔女集会(仔土x魔女卡)的梗

但是我不太会搞这个梗所以写了个超超超小短打,真的实在是太抱歉了!
.

卡卡西从噩梦中醒来,发现带土压在他的胸口,仍睡得昏天黑地。

他从巴掌大点的时候就爱这样,等长到能够抱在怀里,睡前还乖乖的蜷在卡卡西脚边帮他暖脚,一觉醒来,卡卡西就又搂了毛茸茸的一团。

近两年,带土长得实在太大,他又处于幼年期,尚且不能很好的控制魔力,就算之前变小了,半夜也会突然给他来个“泰山压顶”。昨天睡觉前,卡卡西终于忍无可忍,勒令带土变成小小毛团,提着后颈拎到开水锅上,警告他如果不离开他的床,今晚就吃清炖魔兽。

某些人缩着脚,抱着自己的小尾巴,睁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委屈巴巴又可怜兮兮的看着他,卡卡西也觉得蒸汽有点烫手,就改口说,变成人型还可以考虑考虑。

小心翼翼的把被压麻的胳膊抽出来,他有心想把这十二三岁的半大小子从身上移开,却听到每一块肌肉都向他喊“我好懒”,只好继续负担这甜蜜的重量。

直到日上三竿,卡卡西才舍得把带土的脑袋移到枕头上。移动的时候他毫无所觉,就像只大玩偶,任卡卡西摆弄,但是过了一小会儿,带土就从枕头上抬起头来。

“卡卡西,我听到你的心跳声没有了……”

 

评论(20)

热度(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