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羹佐小酥肉

一个大脑袋,下雨不用伞

【鸣佐】【性转】手性世界(一)


鸣人做了个梦,梦里佐助变成了女孩子,不但如此,他认识的好些人都转换了性别。

等鸣人醒来,发现佐助还是佐助,只是看自己的眼神和梦里喜欢自己的女版佐助一模一样。

在他好容易明白了佐助和自己的心意后,鸣人才知道这根本不是个梦……



鸣佐,卡带,柱斑


一、

大蛇丸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

外出修行三年后,十六岁的鸣人发现自己无法很好的给他下一个定义了。

特别是他今天刚刚知道佐助——与他相识了少说有十年的搭档——竟然是个女孩子。

如果不是卡卡西老师亲口告诉他,还拿出了佐助的档案作为佐证的话,他说什么也不会相信这件事情。

漩涡鸣人抄着口袋走在木叶热闹的街道上,身形十分萎靡,神情特别委顿。知道是一回事,但是要让鸣人接受他勾过肩、搭过背、拉过手、亲过嘴的好兄弟佐助忽的变了性别,比让他接受暗恋多年的小樱其实是个真汉子还要艰难。

所以,大蛇丸用了区区三年时间,就让一向裹得严严实实的佐助穿得坦胸露乳,实在是让人不得不想质疑一下他的人品。

亏他还以为佐助在胸口绑上绷带是因为他受了什么伤。

“鸣人,原来你在这里!”

和自来也修习了三年后,偷窥过澡堂、精通色诱术、阅读过他手稿的鸣人,被一位粉发少年打断了接下来十分可能产生的、有些危险的发散性思维。

佐助有没有穿内衣这种问题,他一时半会儿是想不出来了。

鸣人死命扒着脖颈上那条有力的手臂,还没从小樱刚才那惊天一勒的伤害之中回过神来,就被从脸部传来的坚硬厚实的质感二次伤害了。

“小樱,原来你……”

鸣人咽了下口水,满脸菜色。他被不知来自何处的恶意砰然击倒,随后两腿一软,跪倒在地,只能抱着脑袋瑟瑟发抖。

小樱她……他竟然真的变成个男子汉了,谁来告诉他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今天怪怪的哎,”春野樱把鸣人从地上生生拔了起来,随后潇洒地将鬓边散乱的短发抹到耳朵后面,“难道说,你还是不相信佐助他是女生这个事实?他冷冷的眼神明明都那么可爱。竟然不知道这件事情,你也太迟钝了吧!”

“不……不只是这件事情,只有佐助是女的的话,我可能不至于这样……”鸣人的表情犹如喝了三斤过期牛奶,语气中透着满满的生无可恋。

“不只是?难道你终于发现了自己对佐助的心意?!鸣人,就算对象是你的话,我也绝对不会退让的!”

比兄弟突然变女人更糟糕的一件事情是什么?大概就是女神一秒变情敌了吧。遭遇双重打击的鸣人朝小樱摆了摆手,在身后的呼喊中,头重脚轻地晃向了一乐拉面。

现在唯有一碗热腾腾,香喷喷的叉烧拉面能够拯救他受伤的心灵。

“欢迎光临,”一乐大叔热情的和鸣人打了招呼,“原来是鸣人来了啊!”

“啊,是啊。”萎靡的鸣人有气无力的应了一声,随后点了今天的拉面。

“哟,鸣人!”还没等到拉面上桌,一道陌生又熟悉的女声自身畔响起,鸣人偏头一看,霎时惊叫出声。

“伊鲁卡老师你的胸!!!”

“漩涡鸣人——”

头上叠了两个大包,鸣人死死忍住盯着伊鲁卡胸前两团一看究竟的欲望,含着眼泪吸溜吸溜的吃起了拉面。

海野伊鲁卡吹了吹自己的拳头,揉开脸上的两抹红晕,像往日一样把无奈又温柔的目光投到鸣人身上。

“竟然……竟然连伊鲁卡老师也……我这一定是在做梦的说吧?!”

现在,只有卡卡西没变这点能够安慰鸣人了。

“撑住啊,卡卡西老师……”

脚步虚浮的走出拉面店,鸣人在心底给卡卡西加了个油,打了个气。

远方的卡卡西打了个喷嚏,抑制住了自己没有由来的想摸摸自己前胸的感觉。

兄弟就算变成了女人那一样还是朋友,不管现在的情形如何,追回外出复仇的佐助依然是他漩涡鸣人心中的第一要务。

于是他领了捉拿宇智波鼬,并以他为饵诱回佐助的任务,和众多小伙伴一起出了村。

第一要……要……

斗志满满情绪高涨的鸣人,在“偶遇”他竹马的大哥的那一刻,再次被不知何处而来的恶意击倒,他双腿一软,扑通一声跪到了地上。

鸣人维持着失意体前屈的姿势,流下了两行热泪,心道:“老天啊,眼前这个像纲手婆婆一样后扎双马尾,身材窈窕的漂亮大姐姐竟然是那个宇智波鼬吗?!怎么连佐助念叨了那么多年的‘那个男人’也说变就变,这个世界还能不能好了的说!”

鸣人虽然知道他立志要成为火影,就要经受很多磨砺。但他觉得这根本就不是考验了吧,这完全是精神折磨啊!

此刻,漩涡鸣人充分的体会到了众人皆醉我独醒的滋味。

 “……”没有想到自己看好的“妹婿”,见到大姨子竟然会感动到跪地哭泣,宇智波鼬一时之间没能反应过来是应该先隐晦的告诉对方自己不会棒打鸳鸯,还是拿出先前准备好的话试探试探他。

“就算你是个女人……我也一定要把佐助带回木叶!”鸣人挣扎着找回他的第一要务,把见到相关人士就要念叨一遍的话说出口,然后艰难的从地上爬了起来。

“?”宇智波鼬觉得眼前这傻小子好像更顺眼了一点,这漫山奔跑无所畏惧的逻辑很“宇智波”嘛。

看着对方总是一副高高在上、浑不在意佐助的表情,鸣人也不管他到底该是男的还是女的了,一时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朝鼬大声喊道:“因为比起你,我更拿他当兄弟!”

“!”她看好的“妹婿”竟然拿她妹妹当“兄弟”肿么破!这道题明显超纲了,难道说这个“兄弟”是有什么别的意思她不知道?怎么可能有人不顾自身安危,饱含热情千里追妹只为和她拜把子,莫非他这样说是为了降低她这个姐姐的警惕?天才如宇智波鼬一时半会也答不出这道送命题。

还是说,这小子真的对佐助没有……不光牵过手,搭过肩,他俩连嘴都亲过了,这怎么可能!

从小到大都被赞为淑女的鼬作为一个妹控,现在甚至有点想把对方打到送命。

穿着黑底红云袍的人看向鸣人的一双眼里,终于带上了点杀气。她上上下下把鸣人打量了一遍,考虑着从哪下手佐助会不那么心疼。

“那里就算了吧。”把视线从鸣人的下腹收回,宇智波鼬把止水的乌鸦放到了眼前这黄毛小子的身上,急急忙忙地回去做刚才那道题了。

学霸的世界,学渣不懂。

对方在思考的同时,一双万花筒写轮眼忽闪忽闪,转得鸣人有点眼晕。他有点不懂这位佐助口中的大仇人,他俩风风火火的相遇一趟,对方竟然一句话也没说,拿写轮眼看了他半天就放了个喂他吃乌鸦的幻术,然后……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什么“一个人遇到宇智波鼬就逃跑,不逃恐怕就会变成两个半个的人”、“不要看他的眼睛否则他能干得你满地找不着眼睛”之类的警句一样也没用上,鸣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只得放出影分身,继续寻找佐助的身影。

正在这时,卡卡西、大和带着一众木叶小伙伴赶来,与鸣人会和了。

说起来,这位大和前辈是位眼大、胸润、铠甲武装到脸的温和女性,她对卡卡西的态度、她看卡卡西的眼神都让鸣人从中嗅到点不寻常的味道。

说她对卡卡西老师没点什么心思,他是绝对不信的。

小樱就算变成了男人,他还是小樱,鸣人从他那里收到了这么个八卦:“大和前辈正在和卡卡西老师耍朋友,说不定能成……”

卡卡西有女朋友这事当然是个好事,但是直觉却告诉鸣人,此事绝对没有这么简单。仔细想想,他心里蓦地升起来一股子别扭之感。

冥冥之中有个模糊的印象告诉他,大和好像原本不应该是这样的。

倒不如说这个世界……

“这到底是……”还没等他深究这个问题,突然从影分身那里传回的影像打散了他的思路。

是佐助,他遇到了佐助。

飘逸的短发,纤长的身体,细嫩的皮肤,传入鼻腔的幽幽的冷香,比从前圆了些许的下巴……

那是佐助惯用的洗发水混合了沐浴液的香气,奇怪的是,他记得从前对方没有这么的……香气袭人。上次见面他就有些奇怪,正在长身体的男孩为什么会圆了下巴,现在想来,应该是女孩子随着生长发育,面部的轮廓会渐渐比男孩柔和的缘故。

鸣人惊讶于他的影分身仅凭区区一面竟观察得如此仔细——

佐助胸前的绷带下是可爱的,小小的,鼓鼓的……

这……这真的是没穿吧……

漩涡鸣人一脚踩空。



评论(6)

热度(151)

  1. smileyjus红豆羹佐小酥肉 转载了此文字
  2. smileyjus红豆羹佐小酥肉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