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羹佐小酥肉

一个大脑袋,下雨不用伞
头上很多洞,但不能转载

帮小朋友拉架绝对是S级任务

和平年代乱来事,全员存活搞嘴遁。

晚霞天,小河边,鸣人佐助肩并肩,一个水漂打到河中间,牛皮各自吹上天。

“我爸爸是四代目火影,脚踩尾兽手遮天,一个螺旋丸是地动山摇,瞬身瞬得连重影都看不着,所以以后是我娶你!”

“嘁,火影犯法也得由我爸逮着进局子。我哥只用一年就从忍校毕业,一个人考中忍还能过得了,十一岁的暗部,这么厉害的哥你有吗?你打着灯笼都找不着。我不娶你,天理难容!”

鸣人高举一本《亲热天堂》:“你七月生日,我十月生日,如今下克上才是主流,放弃吧佐助。自古黄蓝蓝在后,鸣人妥妥娶佐助。”

“你说什么?信不信等下止水就顺着你这句话找过来,让你在月读里吃上72小时的蔬菜!什么黄蓝,吊车尾的,你学得太差了。明明是自古阴阳阴在前,鸣人不嫁我改吃甜!”

“混蛋佐助,你想打架吗!”

“吊车尾的,来就来啊!”

“螺旋丸——”

“千鸟——”

 

 

第二天,小河边。顶着满头包的鸣人带着被水门爸爸委托震场的卡卡西,与嘴巴红红的佐助和看到佐助的嘴被亲肿了坚持要跟来的弟控鼬狭路相逢。

“鸣人,你想清楚了没有!这就是我哥,眼好颜美,瞪谁谁怕,吃着丸子都能戳得你满地找不着额头。再瞪你就完了,木叶鼬神后援团晚上就去你家查水表!”

鼬:我没有,我不是,我没有……

“佐助,我绝对不会屈服的!你看这是谁,卡卡西老哥,世界第一的copy忍者,眼好颜美,读遍亲热系列,经验老道,让你爽到。要是惹到他,卡殿亲卫队白天就去你家修煤气!”

卡卡西:我没有,我不是,我没有……

“吊车尾的,你是不是想打架!”

“混蛋佐助,打就打!”

在两个小朋友再次亲上之前,鼬和卡卡西把他们拦住了。

鼬朝弟弟微微一笑,递了个“放着我来”的眼神,转过头来表情就变成了凛冬一般的严寒。

卡卡西上前一步,挡在鸣人身前:“小孩子的事情没必要这么严肃吧,让他们别打伤了就……啧,不行吗。”

三勾玉写轮眼已经在眼,漫天的鸦羽降下,鼬瞧着那边那个四代家的小登徒子,准备温柔的请他吃一顿野菜宴。但是卡卡西一看这架势,脑中立刻浮现出写轮眼最高幻术一二三四的可怕之处。生怕老师家的小狐狸遭受什么不可愈合的精神伤害,他掀出写轮眼,运起雷切就朝鼬迎面攻上。

别人不知道啊,他可知道卡卡西精少废,跟正牌宇智波一比万一输了这老哥得多没面子。鸣人哇得一声就哭了,一边哭还一边看佐助,摆出一副“你哥太厉害了我快不行了”的表情。佐助一看自家小男朋友哭得这么伤心,哇的一声也跟着哭了。

接收到弟弟哭声里面“哥啊你可别真打鸣人,吓唬吓唬得了”的讯号,正巧雷切也过来了,超疼爱弟弟的宇智波鼬顺势两眼一闭,捂着心口直挺挺的倒了下来:“啊,卡卡西前辈的雷切果然厉害……”

“小鼬!”刚执行完任务的止水远远看到这一幕,目眦尽裂,一个瞬身揽住了倒下来的鼬,“卡卡西,你!”

卡卡西:……我没有,我不是,我没有。你看宇智波鼬他都笑了,你低头看看啊,他明明在笑!

眼看关心则乱的宇智波止水连万花筒都开了,佐助连忙给鸣人打眼色,鸣人心领神会:“卡卡西老哥你竟然敢打佐助的哥哥,吃我螺旋丸——”

卡卡西当然希望这件事不要闹大,他索性也捂着肚子往旁边一倒:“不愧是瞬身止水,鸣人的螺旋丸也好厉害,我……”

止水:“???”他怎么没看见螺旋丸在哪里?

大概在卡卡西身上装了状态监控系统的带土忽然冒出来,他以一种霸道总裁的姿态把卡卡西抱了个满怀,随手就把他交给了一旁的鸣人。带土掰了掰手腕:“宇智波是虚假的,这个世界果然是虚假的。”

止水:“?”以前只听过传闻,今天他才真正见识了宇智波带土那令人堪忧的贤值。

两个开了万花筒的宇智波打起来是什么样的,和平年代出生的木叶村村民今天终于有幸见到了——高达木遁满天飞,幻术火遁不要钱,好一派壮观景象。

眼见他们越打越凶,心疼自家情人的鼬从地下抬起半个身子来,摸了摸佐助的脑袋,佐助又心领神会的给鸣人递了个眼神。

于是同一时间,三个不同的声音响起——

佐助:“嘴遁·千鸟!”

鸣人:“嘴遁·螺旋丸!”

鼬:“嘴遁·月读!”

止水立刻就明白了鼬的意思,他虚晃一招,在带土反应过来之前瞬进了鼬的怀里。止水两眼一闭,虚弱道:“啊,宇智波带土,太强了……鼬,你竟然对我用月读……鸣人佐助也好厉害……”

带土:对对对,就是我,说得好,我真厉害。

对打架切磋展现力量有非比寻常的热情的宇智波斑就在这时突然登场,他的嘴角还沾着米粒,估计是碗都没放下就奔过来了。他看了一圈倒在地上的宇智波家小辈,又看了看明显是站在卡卡西那边的带土:“太难看了,带土。”

言下之意就是:怎么又是个白毛!你怎么胳膊肘往外拐呢!

带土不以为然,很是淡定的与斑进行了一下眼神交流:“卡卡西就是家内啊!”

被强行喂了一口霸道总裁牌狗粮的斑:“你也想起舞吗?”

宇智波斑是谁,宇智波斑是上天入地堪比超人,和男朋友撒个娇就生生为木叶打出一条人造五A级景区来的超影级强者,一旦他加入了战团,事情就大条了。

心疼男朋友的卡卡西与热爱木叶的鼬和止水,善良的小孩鸣人和佐助对视了好几眼,顺利的与他们达成了思想上的一致。

于是——
“嘴遁·神威!”

“嘴遁·别天神!”

“嘴遁·伊邪那美!”

“嘴遁·后宫之术!”

“嘴遁·影分身手里剑之术!”

他心通能力不及格的带土:“哈?”

眼见他们已经打了起来,而且完全没有剩下的人插手的余地,卡卡西简直头痛万分,他把帕克通灵出来:“你们先躺会,我向老师求个助。”

四代头没料到事情会有这样的神发展,奈何此刻事务繁忙,他一时半会脱不开身来。正好在火影室的自来也听闻此事后,他倒是跃跃欲试:“交给我吧!”

目送老师兴致勃勃的背影离开,四代隐隐约约觉得事情可能会变得更糟糕了。

果不其然,带着纲手,强行拉上大蛇丸到拉偏架现场的自来也管都没管正打得天上地下的宇智波斑。他摸了摸鸣人的头发,指着佐助问:“就是他打你啊?没事,师公帮你打回来。大蛇丸,你要不要帮我啊!”

“无聊,”大蛇丸站到了自己预订好的徒弟身旁,“帮你就算了,打你还可以。”

纲手亮出拳头:“那我打你们两个吧,谁强我打谁。”

眼睁睁看着三忍也自顾自的切磋起来,最后存有理智的三个后辈默默把两个小动物拨拉拨拉扒进怀里,把鸣人和佐助牢牢的护住了。

一时之间蛞蝓蛤蟆满天飞,大蛇仙术不要钱,来往忍者纷纷驻足,甚至有大胆的小贩上前卖起了零食饮料。

看看坐在须佐里面吃喝欢笑的止鼬鸣佐,卡卡西:还有人记得带土吗?没人记得他就准备随时过去挡刀了啊……

“斑——”一道浑厚的男声随着木遁而来。

看到来人,卡卡西终于舒了一口气。

“柱间啊,”斑停下了手中的攻击,卡卡西赶忙上前扶住带土,“你要帮哪一边?也帮那个小白毛吗?那正好,咱们也好久没打一架了,来吧!”

卡卡西一口气没下去又堵住了。

“这个先放一放,有件重要的事情……”众目睽睽之下,大小忍者齐聚之时,初代目千手柱间忽然搂住了刚刚满天开高达的宇智波斑,凑过去吻掉了他嘴边的饭粒。

一时之间,万籁俱静。

“啵。”众人转头望去,发现是一对小小的忍者学着初代目他们的样子,打了个啵。

苍天大地,还让不让单身狗活了!

诸位忍者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抱住身旁的搭档就亲吻了起来。

等到泉奈和扉间赶来的时候,就看到止水亲鼬,带土亲卡卡西,鸣人吻佐助,柱间与斑难舍难分,纲手揽着两个搭档左一吧唧右一啾,单身狗啃单身狗……这种万人集体大亲吻的场景。

“要不……”泉奈还没说完,千手扉间的吻已经封住了他的嘴。

“千手柱间!”忽然羞耻心上头的斑拉着千手柱间率先离开了。

一场闹剧,就此结束。

等到四代姗姗来迟,只看到他儿子牵着个宇智波家的小朋友,头上包又添包,正在把人家的嘴巴吧唧成大红色。

“佐助,这就是我老爸。他手劈九尾,脚踹带土,是木叶的金色闪光,坐上四代目火影之位的男人。我爸一个螺旋丸都不用就把我妈骗回了家,所过之处总有姐姐被他帅晕,怕有了孩子后会有万千女性受伤想不开,他还得把我妈送出去生孩子。你就嫁了吧。”

水门:我没有,我不是,我没有……玖辛奈你别生气你听我说……

和平年代,连给小朋友拉架都是超S级任务,真是怪可怕的。

评论(39)

热度(8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