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羹佐小酥肉

一个大脑袋,下雨不用伞

【带卡】羞耻联谊会

换装。

携带鸣佐,柱斑。

(这是一个写文的不务正业,靠意念力画图的感人故事)

 

四战后很久,复活的所有人已经签了和平协议,各自握手言和。

为了让大家追忆往昔,回顾美好,巩固和平协议内容,不要再打打杀杀。由忍界女协提议,木叶承办,举行了一场别开生面的联谊会。

大概就是一场以“cos从前的自己”为主题的化妆晚会,要求到会人员穿着以前的旧衣服出席,穿不上也要穿制式相同的,并且不允许用变身术应付了事。

这种打着为和平做贡献的旗号的活动,作为六代目火影,卡卡西是一定要去的。

带土听说后,嘴上说着无聊,没劲,虚伪的世界,实则心里已经定下来非去不可,准备的比谁都充分。他连护目镜都淘到了从前的式样,买来偷偷的藏在神威空间里,孰不知早就被定时查岗的卡卡西发现了。

小孩似的。卡卡西摇头。

当天,带土天不亮就再也睡不着了。

卡卡西暗自发笑,继续躺在床上装睡,想看看他接下来能做出什么好笑的事来。

然而很快他就笑不出来了,带土睡不着闲着没事干,他竟然帮卡卡西撸了一发。

带土:“没事,你继续睡。”

卡卡西:……

卡卡西可以理解他这种兴奋又紧张的心情,但他不太理解这种拿自己疏解情绪的方式。

他只听说过有人紧张的时候揉布偶摸猫狗宠物的,还真没听说过有撸人的。

余韵里,卡卡西感到身边静了一小会,就在他眯上眼准备继续睡的时候,带土的吻毫无章法的四处降下,手又霸道的把卡卡西从上到下摸了个遍。

带土:“睡吧,我检查一下你睡着了没。”

卡卡西:……

试问情人这么热情,谁能睡着?谁能!

他想,如果说了问候你祖宗这样的话,带土一定很高兴的带着他一起去“问候”他祖宗宇智波斑,那实在是很无趣。

骂人达不到效果,真是世界上最不爽的事情之一了。

被撸、摸、干到手软脚软的后果就是,卡卡西迟到了。破天荒的,带土竟然早早的就穿上衣服出门了,整个白天都没回来。卡卡西忍着去神威里头转一圈的欲望,抓紧时间补了一天的觉。

迟到之后,在会场门口,卡卡西竟然看到了在门口站桩的带土。对,就是像个树桩子一样站在会场门口的角落里,却散发着“我是Boss我不爽了”的气息叫人无法忽视。来往行人无不退避三尺,给他让出了好大一块真空带。

他怎么还在紧张?卡卡西心想。

见到了卡卡西,带土眼中的光芒忽然调亮了几个档。那个感觉怎么形容呢?就是本来忽闪忽闪很昏暗的灯,拍了一下忽然贼亮那个样子。

“进去吧。”卡卡西很体贴的没有戳穿一个正在不知道闹什么别扭的宇智波,若无其事的牵了牵带土身上的披风。

带土看了卡卡西好一会,从脖子红到耳朵,完全没有要抬腿的意思。

卡卡西:?

“披风,123,一起脱怎么样?”话是这样问,但是带土说着“一二三”就把两人身上的披风一把扯开了。

卡卡西:……

坦诚相对,两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约而同的把脸别开了。

果然是水门班,果然是那个时候的衣服。

穿上这身衣服,两人之间的氛围也好像回到了彼此看不对眼的那个时候。

不过成人穿少年时期的衣服,还真是怪违和的。卡卡西心想。

顶着卡卡西打量的目光,带土握起拳头,恼羞成怒,说话的语气也幼稚了不少:“卡卡西,你那个款式的腰带真是蠢毙了。”

“是,是。”嘴上应着,卡卡西伸手一弹,敲了敲带土腰上同款腰带上的金属扣。

“护手也怪丑的。”

“是,是。”说着卡卡西又敲了敲对方同款护手上的铁片。

“离我远一些,我不要和你一起走进去,衬得我也变蠢了。”

“是,是。”

卡卡西装作感受不到某个紧紧跟在他背后,企图整个人都藏进自己的后背里,换了身衣服仿佛心智也变小了的家伙。

“等一下。”在卡卡西已经一脚迈进会场的时候,带土拽住了他的腰带。

“不够完美,少了点什么。”带土把他扳过来,两个人面对面的站好了,卡卡西感受到带土的目光在他脸上转了一圈,然后对方抬起了手,坚定的把他脸上的护额扶正了。

四目相接,卡卡西的眼微微睁大,带土柔软的指腹蹭过他眼上的疤痕,好似在帮他整理额前的刘海。但是卡卡西额前的头发都被护额牢牢箍在了头顶,根本没有什么碎发,带土只可能是为了摸而蹭过。

他又在想什么呢。卡卡西看着对方那好像在帮人戴婚戒的郑重其事的眼神,有点猜不透这家伙的心思。

这样想着,带土的双手环过他的脑袋,解开了他的护额。他把卡卡西的头发从上面弄下来几缕,硬是给他做了个“山”字型刘海,才把护额重新给他系好。

这个角度,这个姿势,在外人看来,就好像拥抱了。

好像有点怪怪的。正想着,卡卡西敏锐的捕捉到会场里传来了许多声“咔嚓咔嚓”,同一时间无数闪光灯亮起,把手还放在他护额带子上的带土瞬间闪懵了。

“请再近一点!”

“按头小分队再哪里!”

“啊啊啊,这场景真是太美妙啦!”

“太美好了,太美好了,再靠近一点点你就跟他走!”

“带卡大法好!Boss请再冲动一点点他就不闪躲!”

“卡带头顶青天!六代目大旗永不倒!”

“请不要再打搅斑先生啦,第三者是没有前途的!带土先生请和六代目永远在一起!”

“卡卡西老师,这是大家送给你们的礼物!”加入忍界女协的小樱是卡卡西的弟子之一,她在卡卡西希冀的目光之下完全没有想向他们解释刚才是怎么回事的意思。

收不到老师脑电波的弟子往带土的手里塞了个小盒子,转头就凑到井野身边去看刚才拍的照片了。

对此,

卡卡西:这么傻的刘海竟然被拍到了……

带土:……哈?

卡卡西把扶在额头上的手拿下来,目光一扫,正看到鼓着腮帮子的鼬。

只见这位前队友干脆搬了把椅子坐到了自助饮食区放三色丸子的地方,双腿伸直,双脚交叠,生生把普通靠背椅坐出了“朕之御座”来的感觉。

虽说穿了从前的暗部装,但是在晓卧底多年,养出一身坏毛病来的鼬又在外面罩了一件黑底红云袍。他把一只手从外套的前襟探出,很闲适的靠在椅背上吃着三色丸子。

卡卡西忽然有点好奇晓这个组织里面到底是怎样一种氛围,好好一个沉稳温柔的宇智波族长家长男,到底是怎么给他培养出来这种随时随地装逼无形的坏毛病的!

鼬的附近也空出个真空带来,与带土的情况不同,在鼬的四面八方各处都有举着相机手机的女性忍者在偷偷拍他,有的嘴里还念念有词。卡卡西听了一耳朵:“女王大法好,王妃鼬倾国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什么都不知道可真是幸福。”亲热天堂的忠实读者卡卡西为鼬听不懂这些话而庆幸了一下。

在大厅里四处看了看,卡卡西发现穿暗部装的不止一人,只见一长发飘飘的倩丽背影正站在不远处,虽说肩有些宽了,但是肌肉线条实在非常的优美。那人转过头来,一双大大的眼睛眨了眨:“前辈!”

是大和。

卡卡西的眼神瞬间暗了一个档。

与大和打过招呼;见过了前来外交的风影我来罗——这位非常敬业,不但穿着小时候的套头袍子,手里还拿着儿时的小布熊;又一一与第七斑同期考中忍的一众年轻忍者挥过手,卡卡西的目光最终定在穿的很有年代感的三忍身上。

自来也前辈也就罢了,大蛇丸穿得如此正常还真是令人不太适应。纲手姬也非常敬业,不光扎起了高马尾,连腿上的七分裤都不穿了,十分的吸引人眼球。

见过了大蛇丸,卡卡西忽然想起来他被这位带歪了审美的宇智波弟子。正在他找人的时候,带土和鸣人好像吵了起来。

“它更可爱一点!”

“明明是我手里这个熊更可爱我说!”

只见鸣人与带土一人手里托着只玩偶小熊,二人剑拔弩张,好像想让自己手里的熊忽然会螺旋丸或者火遁木遁代替自己干掉对方似的。

一见卡卡西看了过来,带土放弃了和鸣人的“对战”,托着两只小熊朝卡卡西奔了过来。

“刚刚你那个女弟子送的小熊,你的和我的小熊。”

卡卡西刚看清楚了小熊的样子——大概是带土卡卡西拟熊化的两个小布偶,带土就拿着熊绕到了他的背后。

“你做什么?”

“反正你这把刀也断了,”带土拔出卡卡西背后背着的断刃,把两只熊塞进了刀袋中,又重新把刀柄插了回去,“拿着怪傻的,借用一下。”

见带土如此行为,鸣人不甘示弱的跑到了佐助身边——这下卡卡西终于看到佐助了——找遍了对方的全身,连个口袋都没找到。

佐助穿了一件连体衣,不知道是不是他哥哥帮他选的。他和毛毛乱摸的鸣人交流的时候,时不时要摸一把脖子,不知是不习惯自家传统的高领衫了,还是对穿这件衣服时候的经历心有余悸。

鸣人与佐助说话的时候,两个人的脑袋挨得极近,鸣人的嘴唇几乎都要贴到佐助的耳朵上了。他一只手拎着鸣人熊和佐助熊,另一只手放在了佐助身后靠下一些的地方。

咔嚓咔嚓的拍照声一瞬间又大了起来,卡卡西都不敢想这些小年轻有多大胆,他几乎下意识的就看向了宇智波鼬。

果不其然,听见动静的鼬正在往他弟弟那边看。但是他的神情好像还……还挺高兴的,不但如此,这位还开了写轮眼,也不知道他到底在做些什么。

Copy忍者卡卡西陷入了迷茫。

佐助清了清嗓子,替鸣人说道:“卡卡西家那个,他要和你决斗。”

卡卡西觉出这位最令人挂心的弟子对待鸣人的不同来了,从前他们相处,一举一动里可从来没飘着新婚礼糖的味道。

鸣人的手在佐助肩头捏了一下,好似很不愿和他分开似的。佐助嗯了一声,把佐助熊和鸣人熊从鸣人那里拿了过来,又把佐助熊塞进了鸣人的运动服口袋。捂着口袋,鸣人露出了牙齿,笑容明媚的好似在太阳下晒了好几个小时,吸饱了温暖,一双蓝色的眼睛熠熠生辉,里面像是一片夏日的海洋。

“来吧,决斗!”鸣人比出了色诱术的起势。

一阵烟雾翻涌后,只穿着运动服上衣的双马尾少女出现在了众人眼前。只见“她”眼中波光莹莹,嘴唇润而粉,一双手羞涩的拽着运动服下摆,遮住一片春光,两条长腿欲盖弥彰的紧紧并在一起。

啊,真是不省心的弟子。

眼见鸣人在看到佐助掩在手掌下的笑容后,莫名其妙的红了脸,卡卡西不由感慨。

这个也不省心。

带土的目光落在卡卡西身上,坚定而执着。

“你……”还没等卡卡西表达一下那是小年轻才玩的浪漫时,带土已经完成了色诱术的结印。

宇智波家的族袍,森林一般的长发,藏在长袍下什么也没穿的散发着神圣光泽的一双腿,配上那个胜券在握又冷漠异常的神情,卡卡西只听到自己的心脏里面装了十只忍犬,有许许多多的的小爪子在心脏里面挠来挠去。在他回过神来之前,写轮眼不受控制的自己运作,把“她”copy进了脑海里。

“卡卡西,你兴奋了?”“她”踮起脚来,在他耳边轻轻的呵了一口气。

“咦,这是什么有趣的术?”

在卡卡西回过神来之前,只听砰得一声,好奇路过的初代目变成了一位长发飘飘,穿着千手族服,有一对傲人的双峰脸蛋却清纯的不得了的美丽女性。

“斑,扉间!”

随后赶来的二代目闭着眼拔腿就走,宇智波斑先是瞪大了双眼,而后摆出一副“不愧是老子的男人”的表情,大大方方的打开了写轮眼。过了片刻,他又喊了“害”千手柱间在这么多人跟前“变身”的罪魁祸首之一:“带土!”

正在卡卡西跟前戳来摸去的带土闻讯扭头:“干嘛!”

看见这位骄傲可爱的女性,联想到当年自己其实是拐了这么一个妹子进老窝帮他打天下,心里莫名涌来的诡异的骄傲和羞耻感让宇智波斑可耻的生不起气来了。

没了带土的骚扰,卡卡西终于回过神来。片刻间,初代已经恢复了原样,他发现创建期的这三位都穿得简朴极了,特别是二代目,上半身就穿了个小背心,让人看到了战国时期落后的物质条件,不禁想和这位严肃的火影探讨一下历史发展的必然性。

后来,卡卡西听说千手柱间为了追求完美差点去剃个河童头,要不是被千手扉间和宇智波斑联手喝止了,初代目火影是个河童头的光辉形象估计就会深深驻扎在各地忍者的心里。

再后来,他又听说那晚上,不少小情侣玩色诱术都玩疯了,有传言说鸣人和佐助变了鸣子和佐子手牵手在街上逛到大半夜,初代目肩上驮着神似宇智波斑的娇小女性进了赌场,鹿丸和手鞠互换了性别让我爱罗一时无法接受而打了个“迪迪打鸟”准备回家,结果和赶来的迪达拉打了一架……

不过卡卡西都没看到,因为他们有时空忍术,回家的最快。

一到家,带土就变出三个影分身来,三个影分身施展变身术,分别变成了水门班时期的带土、刚刚复健完的长发少年土、穿着晓袍装斑四处招摇撞骗的阿飞。四个带土问着“你到底更喜欢哪个时期的我”,四管齐下啪啪啪,把卡卡西折腾了一个晚上。

次日醒来,卡卡西感天谢地,多亏带土没有想起来还有色诱术这种东西。一想到女神土上面很有料,掀开衣服就把他给上了,卡卡西说什么第二天也不想醒来了。

和大雕小姐姐共度春宵什么的,与其经历这种惊吓,还不如死掉。

卡卡西叹了一口气,把带土遍寻不得的带土玩偶熊坐到了屁股底下。

腰酸背痛还要看文件,六代目也该适当发泄一下情绪嘛。

评论(8)

热度(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