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羹佐小酥肉

一个大脑袋,下雨不用伞

【三件套】惊天大逆转

正反派颠倒。

这是一个只存在在胡说八道中的时空。

 

 

“卡卡西,收手吧!”

十万联军对两个人,看似毫无胜算,宇智波带土却不肯放弃。

作为可以开高达的爱之一族,只要心中还有一丝爱,千军万马又有何惧!

“不要再说了,磨磨蹭蹭的,抓紧时间拯救你想救的人,旁的苍蝇先不要管了。”
宇智波斑看似气定神闲,但是带土能感受到他的伪无限月读撑不了多久了。

“失去过你的世界,让我亲手杀死琳的世界,已经没有必要存在了吧。”

拥有一只写轮眼的卡卡西最先从幻术中脱出身来,靠着空间的力量将半个身子送到带土面前。从前那双倦懒的眼如今血丝遍布,他的手柔柔的抚着带土的面颊,声音轻轻的,仿佛在诉说无尽的缱绻:“一定很痛吧?这张脸上有过的伤痛,我要一一还给这个世界。”

“过来吧带土,你我如此相像,你是属于我们这边的,”见此情形,漩涡鸣人阴冷的笑了笑,他朝带土高声叫道,“你也知道分离的滋味吧,来吧,让卡卡西老师给你套上锁链,就把你藏在那个神奇的空间里,从此你永远都不会同他分开了。”

“做梦!我永远也不会像你,我要拯救这个世界!”打开卡卡西的手,带土后撤几步,愤怒的喊道。

鸣人哼笑一声,看带土好像在看一个闹别扭的孩子,他挠了挠头,既无奈又纵容似的模仿着带土的语气:“期望的人永远也不会回来,每个人都在经受离别,这样的世界,我绝对要替大家毁灭我说!”

一旁的宇智波斑被逐渐清醒的忍者们前赴后继的攻击烦得不得了:“别废话了,只靠嘴是救不了人的,不把他们打醒就干脆干掉算了,婆婆妈妈是成不了事的。”

带土斜了斑一眼,对他的话颇有些不屑一顾:“斑,你要想我舍命把你复活,你就得对我言听计从。我要告诉他们,什么是希望!”

看着带土一边划水一边与旧情人拉扯不清,尽心尽力打架的宇智波斑终于忍不住开了嘴遁:“啧,先别提复活的事情!你以为我为什么要复活,还不是因为想用真正的无限月读把他们克制住。全世界就咱们两个的头脑是清醒的,你还要说来说去的争夺领导权。小鬼就算头脑灵活了,也还是小鬼,兵贵神速这种事情你不会不懂吧?”

在他们争吵的过程中,鸣人不知何时已经把九尾的查克拉传遍了全场,等他们回过神来,对面又充电完毕了。

带土:??!

斑:……

斑:妈的,头痛,老子现在想转头毁灭世界还来的及吗!

还没等眼前的局面有什么改变,宇智波斑又感知到了一股不一样的查克拉。

“柱间……”

真是没有最头疼,只有更头痛,到底是谁把他弄出来的,究竟是谁,拯救世界为什么这么难!宇智波斑发出了来自灵魂深处的咆哮。

宇智波佐助打了个喷嚏。

“斑——”说曹操曹操到,千手柱间一个猛虎落地,出现在了宇智波斑的眼前。

“……”宇智波斑的呼吸一滞,随即拔腿就走,他高傲而冷漠的抬高了下巴,半个眼神也不想分给前来添乱的人,“现在没空管你!”

怎料千手柱间根本不给他冷落自己的机会,木遁悄无声息的缠绕上宇智波斑的脚,转瞬之间他便被人从身后抱了个满怀。

“我的味道……”长发柔顺的男人把脸贴在他的颈侧,仔细的嗅了嗅,说话之间,他又把手伸进了宇智波斑的铠甲里,隔着上衣细细的抚摸他的胸口,“我很高兴,斑能这么怀念我。”

“少自作多情!”

“把我的脸印在心脏的位置,斑,你还在逃避什么?”

刚听完初代与斑不得不说的故事的佐助:???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啊。

“佐助,你终于来了……”

顺着声音往身旁看去,鸣人那张六道胡须的狐狸脸映入眼帘,仙人模式下橙红色的眼影给他添了一份古怪的邪气,像个沉沦欲望掌管情色的小恶魔。佐助对他实力增长的速度有些讶异,他没想到对方竟然能在他感受到之前来到他的身边。

而且鸣人脸上的微笑和他印象里的完全不一样。

“这是怎样一种笑啊……”经历了大风大浪的佐助在鸣人毫无笑意的笑容下几乎忍不住要打个寒战,本来想好的重逢台词也卡在了喉咙里。

“还是不肯回来吗?你还真是无情呢我说。”

见佐助只是瞪着眼睛不说话,鸣人摆出一副“真拿你没办法”的模样,眼中流露出万分的宠溺,他曲起食指,在佐助面颊之上蹭了一下。

“既然你不肯回来,我就是打断你的手脚也要把你带回来!”鸣人的舌尖舔过唇角,看着佐助歪了歪头,绽出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温柔的笑来,“你再不回来,我就忍不住要对你做些更过分的事情了。”

佐助:……

他终于意识到这个世界的不对劲了。由于得到过鸣人被“宇智波斑”送去其他世界的情报,佐助只是略加思索便确定了自己现在的状况。

“也许又是斑搞得鬼,这个时空不对劲。”他想。

在佐助沉思之时,春野樱踏着高跟鞋走上前来,她那一袭高开叉的长旗袍也与佐助印象中的着装风格大相径庭:“啊啦,这不是佐助君吗?还是我喜欢的模样呢。鸣人想你已经想的疯掉了,我劝你在他捉到你之前先自己投降。我听说,好几个像你的少年都被他玩坏掉了呢,你不想那样的,对吧?”

佐助:???这题超纲了,这特么是一道送命题啊!

正在此时,雷切的电流声吸引了佐助的注意力。他寻声而望,正看到卡卡西凶狠的撞上了带土的唇角。牙齿与唇的磕碰他还嫌不够,卡卡西的手穿过了对方的胸口,他就着这么个手臂穿心的姿势,从黑发青年背后抬起小臂,扣着带土的脖颈把他的嘴唇咬出了血来。

而后,他俩进了小空间很久很久,不知道其中是不是发生了“卡卡西拿雷切把带土电了个身体麻痹,脱光衣服自己骑到了带土身上自顾自的上下动了起来,在对方痛苦的神情中沉沦欲望笑得疯狂”这样的事情。

佐助:……

“千手柱间,你不要一错再错!严苛的律法,依靠暗部和根严密控制下的木叶,根本就不是我们当年所期望的幸福之地,你太心急了!”

初代身上温和的查克拉,在这个世界里变得暴虐了不少,大概是由于斑的疏忽,他们二人现在正处于一种很难以言喻的姿势下。佐助眼睁睁的看着千手柱间很有耐心的听完了宇智波斑的话,紧接着就维持着一手掐着斑的脖子,一手搂着他的腰的姿势,旁若无人的与对方亲吻了起来。

战国时代也这么自由奔放?佐助不知道宇智波斑是什么感受,反正他现在已经想不起来自己正处在一场战争中了。

忘记自身处境的后果就是,佐助还没来得及还手,就被鸣人压倒在地。

“为什么不开口呢?”鸣人用指腹小心翼翼的擦过佐助的嘴唇,他的语气好似在撒娇,眼中却盛满了压抑的疯狂,“说起来,佐助的眼神从一开始就完全没有落在我身上过,因为你留给我的从来都是背影啊我说。这双眼睛,如果不看着我的话,我就嫉妒的发疯,恨不能让它看不见了才好。”

危险的警钟在脑中敲响,佐助立刻挣扎起来。然而一切反抗在绝对的力量压制下都是徒劳的,碰到草薙剑的手被手里剑钉在了地上,结印的手被拉脱臼了手腕,佐助的双眼在鸣人越来越近的手指下现出了一对鲜艳的六瓣花。

“太可惜了,还是让它们以后只看着我好了。”

被鸣人突然掉下来的护额砸中双眼的佐助:……

看来无论在哪里,鸣人的意外性都是第一。

盖在护额下的双眼看不见对方的动作,但是佐助本能的感知到了危险。他静静的躺着,忍受着一只温热的手伸进他的领口,忍受着唇上传来的诡异的湿润感,在对方的手摸到他的下半身之前,佐助终于摆脱了眼中的疼痛感,开着须佐一巴掌把身上的混蛋吊车尾掀了下去。

而后,他也不想记得什么摸来亲去的然后了。

忍着鸣人粘腻危险的目光,接受了六道给的力量后,佐助浑浑噩噩的逃回了自己的时空。

回到自己的时空后,佐助第一眼见到的人果然是漩涡鸣人。

仿佛世界上再无其他人,佐助的眼中只倒影着鸣人一人。他朝鸣人温柔的笑了笑,在对方希冀而温和的目光下朝他走去,然后抬手就是一记老拳。

“鸣人,这也是你的朋……男朋友吗?也有点像玖辛奈呢……”刚刚对着小樱问完了相似的问题的水门爸爸,在鸣人吱哇乱叫的喊疼声中咽了咽口水,“那个,也对我的儿子温柔一点好不好?”

 

 

评论(18)

热度(3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