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羹佐小酥肉

一个大脑袋,下雨不用伞

【鸣佐】同人小说中毒

当鸣人不小心闯进了忍界女协论坛,阅读了大量同人小说后,他的世界观受到了冲击。

 有带土与卡卡西的一点情节。

 


他是无意中知道这个论坛的。

论坛名称上明晃晃的“女”字,让鸣人迟疑了好天,最终他还是用“不了解广大女性忍者就无法更好的得知她们诉求,就不能帮她们谋利益”这么个理由克服了心理上的障碍,深吸一口气,按下了鼠标。

映入眼帘的不是他原本以为的化妆品、服饰、购物指南满天飞的场景,而是……

 

[公告]一些规定和论坛礼仪 置顶

[闲情]【吐槽】手断了也要牵给你看,他们为什么还不结婚?! BY春Hot

[文区]【NS】办公室的春天(来不及解释了快上车) 最新

[文区]【NS/NG】红玫瑰与白月光 BY扇子舞

[闲情]影背后的男人——深扒历代火影与宇智波们不得不说的故事 Hot

[文区]【all K】[纪实文学]暗部秘史BY神威Hot

[图区]喜闻乐见的性别转换+旗袍 BY水墨 精品

[素材]【技术帖】龟甲缚系法详细图解 精品

……

 

仅仅是首页上滚动的热门帖,就足以让鸣人窥到这个论坛的高深莫测了。

他怀着迷茫和忐忑的心情随手点开了一个分区——

主题:【NS】办公室的春天(来不及解释了快上车)

 

七代目火影截住朝他面门直击而来的卷轴,直接解开封印摊开在了面前,连寻常的寒暄、甚至一个眼神都没有给来人。

站在门口的黑发青年却没有一丝的不自在,鸣人在让人心痒的衣料摩擦声中听到了轻轻的一声“咔哒”——对方把门反锁了。

“这处情报明显是错误的,按照暗部的调查……地点不对,坐标完全是错误的……人数不详?是需要我来自己填空,告诉你是四十五人吗?”

鸣人的言语算得上是尖锐了,如果还是岁月青葱的好年华,年少气盛的宇智波听完就是与他打上一架都不为过。但是那时候,鸣人怎么会同他说一句重话?

他哪里来得及,他哪里想得起,他哪里会舍得。

面对如此诘责,佐助始终一声不吭,他的视线不知道落在虚空中的哪一点,好像在与什么人用目光进行交谈。

他的心不在鸣人这里,也不在任何人那里,不知道去往了何处,也不知道他是否还有心在。

鸣人找不回他的心,只能放他整个人也去游走飘荡,总好过让他呆在眼皮子底下苦苦维持着那副光洁的皮囊,内里却日渐腐坏。

所有的工作另有他人去做,佐助的情报无足轻重,不过是一张废纸而已,而在鸣人的眼里,这张废纸是如同吃饭饮水一样不可或缺的生命源泉。没有心的人,嘴巴也就不再需要,鸣人很难听到他的声音,根本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鸣人需要一个宣泄的导火索,他需要一个让他开口的渠道。

他靠着这份情报勉强维持他与佐助之间的纽带,鸣人就像个饥饿的孩子,守着一汪苦的泉水,哪怕如荆棘刺喉,痛也要咽下这样的液体。

奇异的是,佐助从未反抗过他,这像是一个讯号,给了鸣人极大的鼓舞。

“你的心思完全不在任务上我说。到底是怎么回事,莫非你还在想那些不安分的事情吗!”

双手交叉支在鼻梁下,鸣人的目光逐渐暗了下来,他的视线在佐助细瘦的腰上逡巡。他可以看出佐助瘦了,但他知道那握男人的腰肢无论是怎样的细,也总是有力的——欺负的厉害了,那劲腰在鸣人身下扭得几乎捉不住。

佐助静静的站着,半晌才从鼻腔里高傲的发了一个单音:“哼。”

“该怎么做,不用我再说一次吧?”鸣人皱起了眉,对他的态度有些不满意。

佐助的视线终于移到了鸣人的脸上,他沉默的看了他许久,最后顺从的脱光了自己的衣服。

一瓶润 滑液被摆到了办公桌上,鸣人看着佐助用牙齿扯下了手套,当着他的面抚 慰起了胸前与下身。

淡淡的粉色与细密的汗珠渐渐浮现在眼前雪白的胴体上,喘息声在相对封闭的环境中显得格外响亮,间或有沙哑的吟叫从殷红的唇瓣间逸出——眼前的人就像一只蛊惑人心的美丽海妖,正用唇齿间美妙的音色俘获鸣人。

被蛊惑者好像丝毫不受影响:“只顾舒服了,狡猾的家伙……还要我一再提醒你接下来该做什么,等下我要罚你我说。”

佐助被鸣人话中隐藏的快 感的预告刺激的呜咽一声,颤着手指捏起润 滑剂。他抬起一只赤脚踏上了办公桌,七代目可以清楚的看到他湿漉漉的手指没入褶皱时的情 色模样。

“这是战后心理疏导的康复性治疗,你需要进行药物注射。”

鸣人拥住自发陷阱他怀中的人,一边说着狗屁不通的话,一边扶着下身的家伙,从背后坚定而缓慢的推进了佐助体里。

……

在对方晕过去之前,鸣人吻住了佐助的唇,像是要压榨他口中最后一丝空气。

他们总是用同一个姿势做这样的事情,就像佐助一直自带润 滑液一样,都是无谓的坚持。

他情愿永远看着他的背影,他情愿从未追回他。

他宁愿可以述说他的情愿,他宁愿自己不用赎罪。

 

№0 ☆☆☆ = = 于xxx留言☆☆☆

 

 

这是……

这是……

这究竟是……

鸣人下意识的夹紧了双腿,捂住自己火辣辣的脸颊。

太、太刺激了,太令人羞涩了。他们还在朦朦胧胧的恋爱试探期啊,这些人已经就把超本垒的事情都写了出来。还写的真像那么回事似的,他和佐助根本不是这样的,要是给别人看到了要怎么想他们啊!

人干事,怎能好?!

七代目大人再无心工作,他咽了咽口水,一拍桌子,坚定而勇敢的站起身来——

双手环绕在胸前,表情甜滋滋的,鸣人啪嗒一下抱住了自己,脚下的步子颠颠悠悠,滴溜溜转了个圈。

超想……想试试!佐助被做晕过去的模样一定很……成年人谈恋爱就是要天天本垒啊!他在心里冒了个泡泡。

门外忽然传来了脚步声,鸣人的耳朵动了动,迅速的把自己与室内的一切恢复到打开那个论坛前的模样,装模作样的握着笔坐在办公桌前。

一个卷轴呼啸而至,鸣人精准无误的抬手接住,没有像往常一样冲门口的黑发男子露出一个惊喜万分的笑容来。

他迅速的拉开卷轴,恨不能拿着放大镜去寻找里面的蛛丝马迹。很遗憾,沉稳的佐助办事十分牢靠,根本不给他挑致命错误的机会。

鸣人捧着卷轴颠过来倒过去的看了好几遍,好像里面能找出朵花来。

为了早日见到恋人,日夜兼程风尘仆仆从村外赶回来,却连个正脸都没见着的佐助:……?

奈何鸣人找得实在是太投入了,在佐助看来,他与在家找被妻子没收的私房钱的丈夫没什么两样。

无奈之下,佐助摇了摇头,为自己的联想露出个浅浅的笑来。

正当佐助要说点什么来缓解一下尴尬的气氛的时候,鸣人终于在其中找到了佐助的一个拼写错误,他高兴的几乎要蹦起来。

七代目压住自己不受控制的双腿,煞有介事的沉下了音色:“佐助,你拼错了一个词。”

佐助的脑袋顶上冒了个标点符号:“?”

“我要惩罚你我说,现在,脱光你的衣服。”

握着双拳红着脸说完这句话,还没来得及露出个希冀的目光来,鸣人仿佛从佐助的脑子里听到了卡带一样的吱呀声。

佐助看了鸣人很久很久,就在鸣人的寒毛与鸡皮疙瘩前赴后继的竖起,几乎要掉一地的时候,对方维持着看他的姿势,就这么倒着蹭蹭蹭退回了门外,并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佐助:一定是我进门的方式不对。

“诶,这不是佐助吗?”

他听见门外的佐助对鹿丸说:“下回,还是不要让他带醉工作了。”

“七代目今天没喝酒啊……”

“不,他喝了。”佐助刷拉一下开了自家的血继限界,用一红一紫的一双眼看着鹿丸,笃定道。

面对着“我说的都是对的,不对就让它对”的威胁,火影参谋:“……一个两个的都不让人省心,麻烦死了。”

听完这番对话,鸣人抱着脑袋,颓然的倒在了转椅上。他心想:完蛋了,完蛋了,肯定被当做变态了!都怪这个鬼论坛!

鸣人握起拳头。他要奋起,他要反击,他要捣毁这个破坏人民性福的论坛!

 

 

根本没用啊这种情节我说!这根本就是在骗人的,这种套路根本就行不通啊!我可不可以举报这个帖子!

 

№366 ☆☆☆ 鸣门卷xxx留言☆☆☆

 

哎呀,捕捉一只天然呆,原来小说也有人信!经历过这种羞耻play,你家那口子没拆了你就算是真爱了。

 

№367☆☆☆ = = 于xxx留言☆☆☆

 

666,祝99。

 

№368 ☆☆☆ = = 于xxx留言☆☆☆

 

 

然后他就被清一色的“666,祝99”刷屏了。

想想也是,头脑一热就把小说里面的梗拿来玩了,完全没有考虑到佐助的心情,他没有迎面一刀已经给足了鸣人爱了。

这样想着,鸣人又打开了另一个帖子:【all K】[纪实文学]暗部秘史BY神威。

此贴以卡卡西为主角,详细的描写了他在暗部时的奋斗史。鸣人往后翻了翻,发现作者已经写到了续集,也就是卡卡西之后的上忍生涯。具体内容有:为了安抚宇智波一族的大少爷鼬,卡卡西用身体把他稳住了;为了取得团藏的信任,卡卡西用身体把他忽悠了;为了队内团结,卡卡西用身体把天藏收买了……而后卡卡西知道了四战Boss宇智波带土还活着,因为救命之恩送眼之情而暗恋着他,为了感化Boss,不惜用写轮眼进行千里送……Boss死后也恋恋不忘,为了他的梦想成为了火影,每日想着他自我安慰,至今未娶……

这篇文章考究甚是详细,时间线非常准确,有许多小细节简直不要太真实,要不是大家相信六代目火影的人品,恐怕真的要以为这是个纪实贴了。

鸣人:……

在浏览完“[闲情]【技术】三色丸子鉴赏手册 BY天照”、“[文区]【创设组】乡村爱情系列之那年那人那水漂 BY我的细胞人人爱 精品”、“[素材]【技术帖】龟甲缚系法详细图解 精品”、“[文区]【二把手组】射杀恋人那天 BY焰团扇 精品”……众多帖子后,鸣人颤颤巍巍的退出了论坛,浑浑噩噩的完成了今天的工作。

女人的世界真可怕,好像整个忍界的历史都不能细想了……

而且他现在看谁都怪怪的,鸣人甚至已经觉得鹿丸对宁次情根深种,我爱罗看他的眼神也不那么纯洁了,卡卡西老师可能看上过佐助,伊鲁卡老师单恋卡卡西,自来也对大蛇丸也……

 

由于佐助回来了,鸣人在众人理解的眼神下提早下了班。他揣着一叠打印稿,无精打采的走在木叶的大街上。

“鸣人?”卡卡西扶住撞上自己的鸣人,和他打了个招呼。

鸣人见到卡卡西后,忽然来了精神,展开双臂给了他一个拥抱:“卡、卡卡西老师,你辛苦了。就算你放不下他,没有子女,我们以后也一定会给你养老的!”

卡卡西:?

看完鸣人给他的打印稿后,在弟子希冀的目光下,卡卡西看着那个署名摸了摸下巴,笑道:“死了也闲不住,看来他过得很愉快,啊呀,随他高兴吧。”

没得到卡卡西老师对这份“纪实文学”的否定,鸣人既消沉又隐隐约约有点高兴。消沉是因为老师的人设有了崩塌的可能,那点高兴鸣人把它归为了“卡卡西老师跟他的队友和我们很像啊”的惺惺相惜之感。

 

“我回来了。”

心情复杂的鸣人回到了家中,意料之中的没有闻到饭菜的香气。

他做贼一样轻手轻脚的摸进门,四处找了找,终于在餐桌上找到了佐助。他伏在桌面上睡得香甜,连鸣人回来都没能吵醒他。佐助怀里还抱着几个番茄,嘴角沾着一抹淡淡的红,鸣人猜测那是番茄的汁水。

挠了挠头发,他咧开了嘴,把手里的打印稿放到一边,取来了衣帽架上佐助的披风,小心翼翼的给熟睡的人盖在了肩上。

这个动作终于惊醒了佐助,他枕在手臂上,用力撑开了眼皮,半睁着眼看了鸣人一会儿。迷糊中,他大概是想问一句“回来了”之类的话,但是一张嘴,嘴边掉出半块番茄来。忍者超强的应激性令佐助在番茄整块掉出来之前,舌头一卷,把它卷回口腔咀嚼了一番。 

这下佐助才真正醒来了。

目睹全过程的鸣人笑得前仰后合:“你这是干嘛,梦游吃番茄吗?”

“不,”睡得手脚发凉,浑身疲乏的佐助捏了捏鼻梁,“忽然有点累,嚼着就睡着了。”

鸣人长腿一跨,扶着他的肩膀坐到了佐助的椅子后边,把对方挤得往前倾了身子。

“吊车尾的……”佐助嘟哝一句,默许了他的动作。

两个大男人挤在一张靠背椅中并不是很舒服,若不是鸣人的柔韧性极好,恐怕会被佐助赶下去。他开着双腿,两脚勾在椅子的一对后脚上,一边帮身前的人揉按双肩与右臂,一边迫不及待的给对方把今天的重大发现拽到眼前来。

读完卡卡西相关的这篇文章,佐助安静了一会,忽然明白过来:“你就是因为类似的文学读物,在办公室里对我……”

“也不全是,”鸣人嘿嘿的干笑两声,开始帮佐助按摩腰与大腿,“小佐助也是成年人,你懂我的意思……咦?”

“呵……”佐助站起身来,意味深长的笑了一声。

鸣人从佐助的口袋里把他摸到的东西掏出来:“咦咦咦——”

看着手里的润 滑剂,鸣人脸上惊讶的表情逐渐化作了一个灿烂的笑容,他听见佐助对他说:“成年人不利用身体,在一起多久也是浪费。这么久都没发现它,你耽误的时间也太多了,吊车尾的。”

还没等他说点什么来挽回一下自尊,佐助的吻急切得如同暴雨前的山风一般,猛地落到了他的嘴唇上。鸣人扶住他的腰,干脆利落的扯掉了他的长裤。

“等……等等,”意乱情迷之间,佐助推开鸣人,指着地上散落的打印稿中混的两张龟甲缚教学图,“那是什么?”

“……”鸣人挣扎了一会,最终败在了佐助那双沾了情 欲的黑眸之下,实话实说,“从同一个地方看到的乌龟绑教程我说,听说绑起来做会很舒服,我就把它印在小说背面,准备拿回来研究一下。”

佐助拾起那两张纸观摩了一会,逐渐冷静的双眸与严肃的神情让鸣人的一颗心高高吊起。正当他以为到嘴的肉一定要飞了的时候,佐助光着两条长腿去储物间拎了一捆绳子回来:“不可能会舒服。你试试。”

“绝对会舒服的我说!”

“不可能。”

急切的想要证明自己的鸣人分出了两个影分身,佐助很配合的脱了上身的衣服,一副“任君尝试”的模样张开了手臂。

先是绕过脖颈,这等重要之地被碰触,佐助敏感的打了个颤。鸣人凑上去亲了亲他,把绳子打了三个节。接下来就要穿过重点部位了,他咽了咽口水,按照图纸继续做了下去。

碰触,摩擦,勒紧,下半身传来的感觉令佐助无所适从,他想,也许这教程上说的东西不是没有依据的。

鸣人看到了佐助身下那鼓鼓的一包,对方的东西明显是兴奋了,他得意的一笑,又觉得这个包包鼓出来很是可爱,鸣人便顺从心意,贴上去吻了吻,又隔着内裤舔了一口。

“漩涡鸣人!”

听到佐助的声音明显多了隐忍的感觉,音色也沙哑起来,鸣人受到鼓舞一般与影分身们加快了动作。

因为佐助少了一只手,鸣人和影分身们为接下来到底怎么绑而产生了分歧,三个家伙你争我吵乱绑一气,结果不但将影分身都弄没了,还把本体和佐助缠在了一起。

“果然不舒服。”佐助看着与自己面贴面的鸣人,笃定的下了结束语。

“这只是个意外,我不擅长思考这么复杂的啦,佐助应该帮我的我说!”鸣人亲一亲佐助,抱怨了一句。

“废话少说。”说话间佐助已经挣开了绳子,脱下了最后的遮挡。

“你帮我也解开嘛。”

“自己绑的自己解。”

“那我怎么和你……佐、佐助你别…别直接坐,会断的,你小心一点,扶住它……”

“闭嘴,啊——嗯…哈……”

“……你再动一动,佐助?你帮我解开嘛!”

“我没力气了,你用影分身。”

……

总之,佐助用了一晚上榨干了总是精力满满的漩涡鸣人,睡饱了懒觉才爬起来,神清气爽的出门采买去了。

七代目火影起了个大早,扶着在艰难结印分影分身中扭伤的腰,颤颤巍巍的迈进了火影楼。

“鸣人,你这是被妖怪抓进山里面吸过了阳气吗?”前来汇报工作的佐井笑眯眯的问道。

“啊,啊,”鸣人揉了一把自己的头发,叹了口气,“还是个都已经掉了眼泪,说自己不行了,摸着肚子说要撑破了,还缠着你索取的冷面大妖怪!”

“我再也不逛女协论坛了,”鸣人心想,“那上面写的佐助会被做晕过去都是骗人的!”

佐井把鸣人在走神的时候速涂完成的佐上鸣下百合图署上了“水墨”的大名,藏到了身后。

 

 

小樱——春

手鞠——扇子舞

带土——神威

佐井——水墨

斑——焰团扇

柱间——我的细胞人人爱

鼬——天照

也就是说,天堂也可以上论坛。


评论(7)

热度(196)

  1. 琉歌红豆羹佐小酥肉 转载了此文字
  2. smileyjus红豆羹佐小酥肉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