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羹佐小酥肉

一个大脑袋,下雨不用伞

【四件套】不可能的同桌(一)


长辈缩水回学校,鸣人含泪当奶爸。

大小相遇修罗场,佐助回村见哥懵。

 

一、

鸣人坐在桌边,帮他正在写作业的老爸削苹果,他整张脸皱在一起,表情臭得很:“老爸,你能不能管管他俩的说!一直一起迟到也就罢了,打完架还不结和解之印,班里的老师都把我叫去喝茶了,实在是……”

水门爸爸一边享受着来自儿子的爱心苹果,一边摆出爱莫能助的表情来:“鸣人你啊,也已经是独当一面的忍者了,未来也会有自己的孩子,这种事情总是要学着处理的嘛。况且,爸爸这里可是有更麻烦的事情……”

至今还没有告诉自家老爸自己与佐助已经谈了恋爱,他恐怕没有孙子抱了,鸣人心虚的转移了话题:“也是,比起卡卡西老师和那个带土来,初代大叔、二代大叔和斑才更加麻烦一点。啊,我也好想变小啊……”

几天前——

“老爸?!”

鸣人惊叫一声,眼睛简直要瞪出眼眶了,他指着眼前突然出现的金色头发的小孩,手指不由颤抖起来。

“诶?”

水门爸爸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小手小脚,呆愣愣的歪了下脑袋,似乎比鸣人还要不了解状况。

“变小了么,还挺有意思的。”

他活动了一下胳膊腿,又拍了拍跌坐在地的鸣人的膝盖,显然是对这个状态感到很新奇,不由挠着后脑勺笑道:“现在鸣人变得比我还要高大许多了,好像一下子就体验到了老了以后的感觉啊。”

“爸,你这不是变老了,明明是变小了的说!”鸣人看着他大概只有五六岁大小的老爸,抓狂道。

“这父子俩真的是……不是一星半点的天然呆。”

“现在是讨论这个的时候吗!一个两个的,拎不清状况。”

“这不是很好吗?斑现在这个样子,头发却还长长的,我还有点看不习惯呢,哈哈。”

“真不好意思,教徒无方,让您见笑了。”

“卡卡西,从这一刻起,我不承认他像我。”

这时候才注意到周遭还有几个小孩的鸣人再次伸出了手指:“诶诶诶?!卡卡西老师?!原来老师这么小的时候头发就是白色的啊!而且眼睛好大啊!”

卡卡西在带土“什么样的人教出什么样的学生”的眼神下企图挽回一丝身为老师的尊严:“鸣人,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

完全没有在听卡卡西说话的鸣人竟然弯腰把他抱了起来,还笑嘻嘻的掂了掂重量:“卡卡西老师变小了真的很好玩啊!”

“鸣人,鸣人你先把我放下!”

很在意在老师面前丢面子的卡卡西捂住了额头,他感到自己面罩下的老脸火辣辣的烧了起来,根本不敢看自己昔日的队友和老师是什么反应。

“哈哈,好久没见卡卡西这个样子了,还真是怀念啊!”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到自家儿子肩膀上的四代目,伸出手摸了摸卡卡西的脑袋,灿烂一笑。

卡卡西感觉自己的心都要被小小的老师天使一般的笑容融化了,dokidoki之下两只耳朵以肉眼可见的的速度漫上了粉红。

宇智波斑仰头看了看鸣人三人,又看了看两眼放空,好似神游天外的带土,了然道:“你也想要?”

带土恶狠狠的哼了一声:“不想!”

斑嗤了一声,带着一副“小鬼就是小鬼,我都懂”的表情去帮千手柱间用木遁困千手扉间去了。

恼羞成怒的带土:“老头,你给我说清楚!你那表情是什么意思!”

“带土。”

正在这时,水门朝他招了招手,指着卡卡西对他笑道:“卡卡西脸红了。”

宇智波全族控猫,包子脸白毛粉耳朵的豆丁卡卡西砰地一下击中了带土的心脏,他全然不顾对方长大后其实是犬系大叔的事实,一想到这个年纪的卡卡西曾经傲娇如猫,便可耻的被眼前的喵系豆丁萌到了。

带土捂着自己dokidoki的胸膛,艰难的咽了咽口水。

得到木遁援助,千手柱间的眼睛一下子就被点亮了:“斑,我们又一次并肩作战了……”

斑点了点头,看着眼前头发长长眼睛大大的可爱小孩,不由回想起当年小河边畅谈理想时千手柱间那西瓜皮头土老帽打扮的模样,心里笑得不行,却故作深沉的发出来个单音:“啊……”

初代目握住斑的手,目光柔和的注视着他:“我很高兴,这一天我等了很久了。”

宇智波斑没有挣开他的手:“啰嗦。专心一点,敌人要逃脱了。”

柱斑相视一笑,“敌人”千手扉间:……

“好了!都给我停下!”不堪骚扰之下,二代目用飞雷神之术从他那企图给他一个爱的抱抱的天然呆大哥手里逃脱,蹿到鸣人的肩头上,给了他一个头槌。

豆丁千手扉间踩在鸣人的肩膀上,身形变小气势还是依旧,他居高临下的对这几个不省心的家伙吼道:“搞清楚状况再闹!突然活过来就够诡异的了,你们竟然还这么悠闲,难道没人发现我们现在不但变小了还穿越了时空吗!特别是大哥,你就不怕又被有心人利用了吗!”

四代举起了手:“我之前也发现了。”

“那你为什么不早说!”

“我看大家好像都不是很在意的样子,而且也没有人问我啊。”

二代目:……妈的,头痛,天然呆。

挨了一个头槌的鸣人晃了晃脑袋,他抬头一看,正看到火影岩上的四个脑袋:“咦,没有纲手婆婆,也没有卡卡西老师,老爸,我们是回到三代爷爷还活着的时候了吗!”

“理论上应该是。”水门爸爸点了点头。

卡卡西道:“我们突然出现在村子里,恐怕等一下就会有忍者找上我们,不如先去面见三代大人,请他帮忙查一下这件事情。”

千手扉间对见徒弟这事没什么意见,便点头道:“也好。”

于是一行人被水门爸爸用飞雷神之术直接偷渡进了火影办公室,让三代目被刚刚喝进嘴里的茶水呛了个正着。

“三代大人!”

三代目觉得自己真是老了,竟然眼花到在办公室看到了小时候的四代:“水、水门?!”

经过这样那样的一番解释,三代爷爷面对老师、徒孙、继任者和他的弟子齐聚一堂的景象,一时不知是该高兴还是该头疼。

“后来发生了……咦,竟然说不出来。”四代目张了张嘴,发现只要想说四战或者那时候知道的事情就会舌头打结,索性便放弃了。

千手扉间思索了片刻:“应该是时空的一种自我保护机制,猴子,看来我们没法告诉你以后的事情了。”

“那就算了,未知的未来才有趣的多。”初代目安慰似的拍了拍三代的手背。

三代叹了口气,瞧了瞧眼前两个朝他瞪眼睛的宇智波,其中一个他已经知道是四代的弟子,另一个他有点不敢猜:“往后的事情未可知,也许老天送来的正是改变的力量。”

知道三代心结在何,带土与斑各自冷笑一声,并不言语。

“三代大……”突然出现的银发暗部看了一眼周遭的情况,立马卡了壳。

他看着那个银发戴面罩、与自己小时候长得几乎一模一样的的小孩睁大了眼睛:“你是谁?”

宇智波带土唯恐天下不乱,抢在卡卡西说话之前开了口:“他是旗木斯坎儿,你的……私生子。”


评论(22)

热度(2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