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羹佐小酥肉

一个大脑袋,下雨不用伞

孩子可能都是上辈子的债主(其一)

假如带卡有了孩子

下一篇是鸣人和佐助。

 

一、带土与卡卡西篇

“老头子快起床!我们要迟到了!”

带土被当当的敲门声吵醒,他下意识帮卡卡西拽了拽被子,把他的脑袋裹好,这才想起今天好像是忍校的开学式。他迅速的掀被下床,准备去稳住门口的臭小子。

“有破绽——”

甫一开门,几把亮晶晶的手里剑迎面而来,带土心想“这还能难得倒我嘛”,当即决定给这小子展示一下自己矫健的身手。

见此情形,男孩狡黠的笑了。

在带土忙着空手接刃的时候,光着脚的孩子趁机从他身旁闪进屋里,他敏捷的蹿到床上来,抓紧时间摇晃他比较靠谱的另一个老爸。

卡卡西睁了睁眼,他从被窝里伸出一条胳膊,隐隐露出一片带着各种痕迹的胸膛。他随手把儿子提溜到怀里,将他也裹进被子。

卡卡西揉了一把小孩乱蓬蓬的黑发:“再让我睡一会,等下让带土用神威送你去。”

被老爸强有力的手臂箍住脑袋,小孩挣扎着呜噜了一会,最终放弃了一般安静下来。

带土妥善的处理好那些手里剑,带着一身凉气钻进被窝时,一偏头,正好看到自家小子用眼睛从被子的缝隙里朝他发射怨念电波,一张小脸贴在卡卡西的胸膛上被挤压的变了型。

带土没忍住,噗得一声笑了出来。

说来也是奇怪,这孩子明明是一双圆溜溜的大杏眼,却偏偏看上去没什么精神,发射怨念电波倒是很管用。

他的脸型像卡卡西,头发却是宇智波一族标配的黑色,皮肤白的很,肉肉的小脸软乎乎的,仿佛浑身还散发着奶香味。

越看越是喜欢,带土也伸手按了按小孩不服帖的短发,展臂搂住了这一大一小:“现在还很早,听卡卡西的,再睡一会也不会迟到。”

然后三个人齐齐睡过了头,小孩成为了这届唯一一个一个错过开学式的孩子。

因此,他跟两个老爸开始了单方面冷战,尤其针对本来应该很靠谱,但是关键时刻拖了后腿的卡卡西。

这几天,一旦卡卡西拿出他的成人读物,小孩必定会以各种各样的方式路过,然后安安静静的站在他身边,用眼神对卡卡西发出“肮脏的大人不要带坏小孩”的无声谴责。

几次三番,卡卡西也厚起了脸皮,基本不受他影响了。

今天也是这样。他轻咳一声,头也不抬的说:“带土呢?让他带你去修炼吧。”

见到方法失效,这孩子哼了一声,呲溜一下钻进了他的怀里,看样子是铁了心要妨碍他看小说。

“算了,随你吧……”卡卡西捋了捋怀里钻出的毛脑袋,把下巴搁在小孩的头顶上,雷打不动的照常翻页。

“笨蛋老爸,真不敢相信你还当过老师!”小孩哼唧唧的吐槽一句,安逸的窝进了卡卡西的怀里。

知道儿子不是会被轻易带坏的小白兔,他放任怀里的小家伙时不时把视线落在《亲热天堂》的书页上。反正等下他又会说什么“老爸真是思想长毛的大人”,然后自己跑掉,卡卡西索性拿他当个大抱枕,不管他到底想干嘛了。

没过一会儿,卡卡西忽然感觉怀里小小的身子细细的颤抖起来,他伸手摸了一把,没想从儿子脸上抹了一手水。

“老爸,他们…呜…他们分、分手了……”

小孩抽哒哒的扭过头来,一双大眼正吧嗒吧嗒往下掉着泪珠,看来可怜兮兮的。
他说着说着,突然哇得一声大哭起来。

“好了,好了,不看了,”卡卡西没料到自家骄傲还有点臭屁的小孩说哭就哭,手忙脚乱的抽出纸巾来给他揩眼泪,“别哭了,真的不看了。”

“怎么了怎么了!”带土听到哭声匆匆赶来。

眼看儿子大有一哭不停的架势,手足无措的卡卡西捂着脑门叹了口气,求助的看向了带土。

“臭、臭老头,分手了,分、分手了…呜…”小孩指着桌上的小说,抽噎着给带土述说原因。

“什么?”带土就着翻开的那页迅速的浏览了一遍内容,他愣了一会,也泪眼汪汪的把脸转向卡卡西,“分手了,他们分手了……”

一大一小对视一眼,小的扭头抱住卡卡西,大的抱住他俩,哭成了一团。

哭包对哭包,卡卡西完败。

 

 

“分手事件”过后,这小子因为觉得哭得太丢人,所以消停了一阵。就在卡卡西以为他终于要与他俩和好了的时候,当晚,他就又中了招。

“带土,慢…慢……我就要……”

“卡卡西,我们一……”

哐当一声,他们房门被踹开了,小孩揪着枕头的一角,揉揉眼睛看向他们。

紧接着,他睁大了双眼,眼中满是震惊。

卡卡西被这么一吓,“啊”得一声软倒在床,竟然去了。

眼尖的瞥见卡卡西眼角的生理泪水,以为把亲爱的老爸吓哭了以至于晕了过去,小孩哽咽了一下,哇得一声又哭了。

“我……我不是故意的,我本来只是想……老爸…呜…老爸是不是不行了,是不是心脏病了,臭老头,快救救他……”

尚且硬着的带土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干脆坏心眼的两眼一翻,倒在卡卡西身上装晕。

独留以为一夜之间痛失双亲的小孩嚎啕大哭。

 

 

没两天就到了卡卡西的生日。

自从“午夜惊魂”之后,丢了面子的小孩对谁都冷着一张脸,重新恢复了他傲娇天才的形象。

带土把取回来的蛋糕放在桌上,不出意外的没看到应该围着蛋糕团团转的小孩。卡卡西朝他眨眨眼睛,从凳子下抽出个礼物盒来,指着板着脸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小孩,比了个“儿子送的”的口型。

带土了然一笑。

晚餐的时候,吃过了蛋糕,三个人坐在桌前,谁也不跟谁说话。带土受不了这种气氛,借着拿酒起身离开了一会。

趁带土去拿啤酒的空档里,小孩突然扶着凳子站了起来。

“老爸,你嘴上沾了东西。”男孩深吸了一口气,凑上前去,在卡卡西的嘴角上吧唧亲了一口。

还没等卡卡西从惊讶中回过神来,这小子又握起了他的手,目光坚定的看着他,那个“这是我一生的承诺”的眼神别提有多酷了:“我们再也不吵架了好不好?”

圆圆的杏眼,黑色的头发,一张包子脸,同样的眼神同样的语气……

卡卡西抽了口气,单手捂住了面颊,感觉自己被这小子撩了个正着。

一转身,正看到这一幕的带土:??!

他快步走过来,不由分说的抬起卡卡西的下巴,照着刚刚小孩亲过的地方来了深深的一个吻。

唇舌分离后,带土挑衅似的冲儿子挑了挑眉毛。

小孩抱着卡卡西的一只手,不甘示弱的瞪着他,二人之间简直是火花四溅。

卡卡西看着这闹来闹去的一大一小,安心又愉快的过完了这个生日。

“不是留下我一个人,可真是太好了。”

他想。

评论(23)

热度(2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