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羹佐小酥肉

一个大脑袋,下雨不用伞
头上很多洞,但不能转载

【四件套】不可能的同桌(二)

长辈缩水回学校,鸣人含泪当奶爸。

大小相遇修罗场,佐助回村见哥懵。



二、

带土:“他是旗木斯坎儿,你的……私生子!”

一时之间仿佛万籁俱静,众人的目光齐刷刷的射向了暗部小哥。连刚坐上心仪的办公桌的千手扉间都抬起头来,他似乎对这个说法有些想法,目光里多了几分探究。

银发暗部:???

迫于众人目光的压力,他不禁细细回忆了一下,在失去带土又失去琳后,他有没有在悲痛之下一醉方休,然后放浪形骸了一把。

“哈哈哈,笨蛋卡卡西,别想了,你到三十岁都还是童贞。”

这熟悉的声线……

看到那双烙印在记忆中的杏眼,他忍不住睁大了双眼。

“带土……”

银发的青年根本不敢眨自己发涩的眼睛,生怕在这里干出点什么不够理智的事情,他求助的看向三代,希望他能告诉自己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个……”三代一时也不知道从何说起,只好把目光落到了卡卡西身上。

正在与相关人员商讨“是否会造成时空混乱”的千手扉间也看向了他,他朝卡卡西打了个“暂时不要暴露身份”的暗号,便继续开他的学术研讨会了。

没想到带土会突如其来的给自己加戏,卡卡西看了一眼从前的自己,叹了口气,终于同带土说了重逢后的第一句话:“不要闹了,宇智波鸢,你难道想叫他叔叔吗?”

得到了想要的注意,带土心满意足的哼了一声,他似乎对被称呼作与“斯坎儿”配套的“鸢”还挺高兴的,不但没对“叫他叔叔”提什么意见,还挑挑眉毛揶揄卡卡西:“像个稻草人似的杵在那里,不敢跟我正面交流,你是不是以为自己现在是在做梦,一说话我就会消失啊?”

“不,我只是……”

他只是没找到一个合适的时机,也没想好重逢的台词而已,卡卡西心想。

带土不想听他的理由——反正无非也就是一时不知道对他说什么才好,他打断了卡卡西的话,继续逗他:“连我的名字都不敢叫,你也变成胆小鬼了吗?”

几经撩拨,卡卡西终于恼羞成怒。他正要对带土做点什么不人道的事情的时候,对方却鱼一样的溜走了。

带土呲溜一下便蹿到了正与三代大眼瞪小眼的银发暗部身后,拍着人家的肩膀劝道:“喂,再不管管你的私生子,你以后可就会变成一个胆小鬼了哦。”

银发暗部的眉梢高高挑起:“哦,是吗?你说他是我的……那你又是谁?”

“我是……”带土说到一半,突然换了语气,他叉起腰来,对着暗部小哥伸出一根手指,“阿飞可是谁也不是的人啊,前辈。”

这样活泼的语气和动作成年人做来有点诡异,但是由一个小豆丁来做,就显得童稚可爱了。

暗部小哥:从前怎么没发现带土小时候有这么可爱?

卡卡西:dokidoki,dokidoki……

“别再说了,带……”

正在这时,一直在跟三代叙旧的鸣人忽然开了口,大概是被人委以打断那边危险的对话的重任,他看着变小的卡卡西,强行扯了个话题:“说起来,我还没见过老师摘下面罩来是什么样子,真好奇啊!”

好想佐助在这里啊,鸣人心想,他一定会比自己扯得话题要好。

四代想了想:“诶,鸣人没有见过吗?说起来,我好像也没见过。”

话音落下,五双好奇的眼齐刷刷的看向了卡卡西。

就在卡卡西以为自己要被扒到连内裤都不剩了的时候,带土张开双臂,护在了两个卡卡西的身前。

“要动他,先跨过我的尸体吧!”

宇智波斑饶有兴味的“哦”了一声:“好。”

紧接着被突然拔地而起的须佐拍离原地的带土:……

在鸣人打岔的时候,带土已经被叫走了,银发暗部望着他脸上的疤痕与两只不同色的眼睛,若有所思。

“宇智波鸢……吗?”银发暗部咀嚼了一遍这个名字。哪怕真的不是想的那个人,他相信,这个黑发的孩子一定与带土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刚刚那个保护的姿态与他记忆中握着手里剑护在他身前的少年重叠在一起,熟悉到令他无法移开双眼。
这几个孩子都不简单,那个金发的青年实力也不容小觑……银发暗部的视线扫过这些豆丁,再次与三代对上了眼。

就在说话之间,三代似乎已经与他们达成了什么协议,他对银发的暗部道:“让鼬也过来,有个机密任务需要你们二人共同执行。”

“也许,有了变数,许多事情都会变得好起来。”

 

然后,他们就沦落到了现在这种境地——

“不愧是鼬桑,鸡蛋煎得真好啊我说!”被老爸亲自叫起床,还含着一汪清泪的鸣人发自内心的赞美了一下能让他们吃上饭的鼬。

“写轮眼真厉害啊!”不怎么会做饭的四代目站在凳子上,与他以泡面为生的儿子发出了一样的感慨。

“还差的远,鸣人,再拿一个来,我一定要做出完美的煎蛋。”

在和千手柱间与鸣人谈过关于“村子”、“火之意志”、“朋友兄弟论”、“保护”、“佐助”等一系列话题后,看上去冷心冷面很难搞的鼬,似乎对他们产生了莫名的好感。坐在餐桌前,看着宇智波家的大少爷开着写轮眼、穿着暗部的护甲还扎着围裙在灶台前忙来忙去还很开心,青年卡卡西不由得叹了一口气。

执行暗中保护与监视的任务中,被任务对象发现并请进家中吃饭、火影还拨款支持这种事情绝对是史无前例的。更奇怪的是,宇智波家在知道那两个同族的孩子后,竟然没有什么动作。正因为如此,青年卡卡西才觉得自己摊上大事了。

六个孩子,三个会木遁,两个凑在一起似乎在研究时空忍术,还有一个动不动就会给他剧透《亲热天堂》的后文情节。这样的孩子也是天上地下独一帮了,暗部小哥心想,三代安排他们入学,一定是有什么深意。

正在青年卡卡西头痛之时,带土迷迷糊糊的爬上了他身边的凳子。他还没有完全睡醒,借着青年卡卡西的肩膀才能够站稳。黑发的孩子伸出小巴掌拍了拍他的后脑勺,打了个呵欠:“喂,摆出这张脸来实在是太难看了。这种状态,你还想替谁看清未来?”

加入暗部之后,许久没有小孩敢与他这样亲近。而且这孩子的语气熟悉无比,青年卡卡西受触动之下,正要对他做出点什么表示亲昵的行为,却被从背后射来的灼热的视线打断了动作。

转过身去,一双无神的大眼正炯炯的瞪着他。青年卡卡西与白发小孩对视一刻,两人之间似乎有火花噼啪作响。

卡卡西清了清嗓子:“《亲热天堂》后文的发展是……”

不止一次经受了这种折磨的暗部小哥抓狂道:“住口!”

鸣人把早餐摆上桌,打断了他俩的大眼瞪小眼:“卡卡西老师,能帮忙去看一下其他人怎么了吗,再不从房间里出来就要迟到了我说!”

暗部小哥对这个金发青年一个劲儿的叫自己老师十分不解,他自觉自己没有当老师的天分,也不知道鸣人到底为什么会对他有种莫名的尊敬,而且好像还跟他很熟似的。

青年卡卡西在鸣人信赖的目光下站起身来,敲开了房间的门。

 

“大哥,你们到底是怎么搞的!”千手扉间跪坐在床上,正在帮千手柱间跟宇智波斑解缠在一起的长发,他虽然有些烦躁,但是手下的动作还是很仔细的,“昨晚你们是不是又打架了?斑,难道你还没放弃和他一较高下的想法吗?”

“稍稍切磋一下罢了。”很久都没有睡过如此温馨舒适的房间,斑显得有点慵懒,因为变成了小孩子的缘故,他周身的气势也平和了许多。正是如此,千手扉间才能暂时放下部分成见,与他进行正常的交流。

他虽然不待见宇智波,但是他也不是没有气量的男人,况且如今的情势下,暂时与轮回眼的拥有者合作才是更好的选择。

就算他有什么不寻常的心思,大哥也能够压制他。千手扉间心想。

千手柱间灿烂的笑着,他的语气里带着一点炫耀,还有点甜滋滋的:“第一次和斑抵足而眠,大概是因为太高兴了才会变成这样吧!”

话音刚落,千手扉间手一抖,不小心给他捋下来几根头发。

“啊,也许是这样吧。”宇智波斑愣愣的望着窗外,他的心思不知道飞去了那个时空,胡乱应了一声。

千手扉间讶异的看了他一眼,突然觉得有点看不懂这个跟他们撕了半辈子的宇智波了。

闻言,柱间拍了拍斑的手背,他的眼中藏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担忧,却没有在有其他人的情况下将这份担忧宣之于口。宇智波斑回过神来,他低头看了看交叠的一对手,突然反手握住了对方的手。千手柱间重新高兴起来,二人执手并肩,相视一笑。

千手扉间与暗部小哥对视一眼:突然觉得自己有点多余。

 

早饭过后,分别化名为“漩涡水门”、“宇智波因陀罗”、“千手阿修罗”、“千手飞雷神”的几个假小孩踏进了木叶忍校,微笑相迎的海野伊鲁卡还不知道,他的麻烦就这么来了。

鸣人第一次作为家长进入忍校,既兴奋又紧张。没有父母送他入校,他却体验了一把送父亲去上学的感觉,鸣人觉得这还怪奇妙的。

“伊鲁卡老师!”鸣人高兴的握住了伊鲁卡伸过来的手,“还这么年轻真是好啊我说!等下我请你吃一乐拉面吧,想吃几碗……”

大概是从没见过这么自来熟的人,海野伊鲁卡无语了一阵,连忙打断了他的话:“拉面的事情先放一放,先办孩子们的事情吧!”

“啊,哦,我太激动了,都给忘了的说!”

伊鲁卡:总觉得这小子给人的感觉有点熟悉……

水门爸爸拍了拍自家儿子的手背,惆怅的说:“没能和妈妈一起送你来学校,真的是很不好意思。”

“已经没有关系了,”鸣人望着操场上活泼的小朋友们,笑着对他老爸说,“说起来,我在忍校还交到很多朋友……”

说到这里,他正看到年幼的自己孤零零的站在那里,鸣人的声音戛然而止。片刻后,他挠了挠后脑勺,又笑起来:“……嘛,交朋友总要有个过程的,现在可能还没交到的说。但是佐助啊,小樱啊,鹿丸啊,都是这时候认识的。”

特别是佐助。热恋中的鸣人一想到情人的名字,心底就甜滋滋的。他不禁想起这时候的佐助似乎还是个会叫哥哥包子脸,可爱的不得了,他脸上的笑就忍不住扩大了。

能以这样的方式再次与你初见,何其有幸。

尽管在四战战场上看过鸣人记忆,但是真正见识到儿子小时候孤独的生活境况,四代目仍然免不了心疼。他沉默了一会,便仿佛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重新对鸣人露出笑容来:“别担心,很快就要交到了。”

没怎么见识过后世忍校的两个“小老头”正忙着四处打量这个地方,既不理鸣人,也不管接待的老师。伊鲁卡从没见过这么老成的小孩,一时竟不知道怎样和他们交流。

片刻后,二人齐齐发出了一声复杂的叹息,把他吓了一跳。

“没关系,老师和同学们都很友好的,不要紧张。”以为他们是担心不能适应新环境,伊鲁卡出言安慰道。

“别理他们,”千手扉间摇了摇头,对伊鲁卡道,“过一会自己就好了。小子,老夫……我问你,现在都学哪几门课?”

他还不太适应现代的服饰,忍不住拉扯了一下身上暗部小哥赞助的旧衣服。这时,他发现穿着宇智波鼬提供的族服小短裤的宇智波斑也频频低头,好像很在意露在短裤外那一截白皙的腿。扉间突然有点羡慕他那个神经大条的大哥,毕竟不是谁在成年后露着两条胳膊都能泰然自若的。

本以为走在一块的三个孩子之中,这个白头发、面上有三道红纹的的孩子最好沟通,谁知道这位也这么老气横秋,伊鲁卡挠挠头,叹了口气。

“好歹是赶上了……”

青年卡卡西带着两个迟到大王飞檐走壁紧赶慢赶,终于踩着上课铃把他们送达了学校。

在此之前,他一直以为带土当年说的“送老奶奶过马路”,“看到一只黑猫从眼前经过”这种理由都是湖绿的,没想到真的有一天亲身体验了一把因此而迟到的感觉。

着实酸爽。青年卡卡西感觉自己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哟,伊鲁卡,”银发暗部站在窗口打了个招呼,“不用管我,继续上课吧。”

被暗部从窗户里丢进教室这种“殊荣”不是每个人都能享受到,故而卡卡西和带土受到了全班同学的注目。除了跟他们招手的四代,其余三个“老年人”看天看地看桌面,假装不认识他们。

“呦,伊鲁卡,”伊鲁卡看着这个神似缩小版卡卡西的小孩对他做了同样的动作,“不用管我们,继续上课吧。”

伊鲁卡:……

经过一番自我介绍,终于可以正常的上课了,伊鲁卡本以为这几个孩子再怎么样,第一节课总会认真的听个大概。谁料一堂理论课下来,六个孩子睡了四个。而且这四个孩子还是叫都叫不起来的那种,他一盒粉笔都快扔完了,仍然没能砸中任意一个睡觉的家伙。

剩下那两个孩子也不是什么乖乖牌。

平常很容易叫醒的鸣人在 “漩涡水门”有意无意的回护之下睡过了整堂课;佐助一整节课都在走神,似乎非常在意那两个睡得人事不知的宇智波家的孩子;“千手飞雷神”在课上正大光明的看起卷轴来,但是每每点到他回答问题,得到的都是超乎想象的完美答案。一堂课结束,伊鲁卡觉得,他大概把往常一个月的心都操完了。

课后,水门推了推小鸣人的胳膊,把他叫醒了。

“我看你一整节课都在睡觉,想必也没有听课。我记了笔记,你要看吗?”

手握爸爸给的超化简版的经典提炼式笔记,小小的鸣人感动异常。这是他第一次收到同龄人主动伸出的橄榄枝,所以激动的有点口齿不清了:“可、可以吗?”

“嗯,嗯,”水门摸了摸他的头,“等下一起玩吧。你喜欢踢罐子吗?我们这里有个高手哦!”

踢罐子高手卡卡西:“带土,下课了。”

某些人没反应。

卡卡西:“月之眼成功了。”

带土睡得雷打不动。

卡卡西:“辉夜姬又从月亮上下来了。”

带土打起了呼噜。

卡卡西:“村口红豆糕卖完了!”

带土的呼噜声戛然而止:“走吧,回家吧,没有红豆糕的学校生活是虚假的。”

卡卡西哭笑不得。

另一边,醒来的斑终于注意到了小佐助的视线。

“有什么事情?”

没想到这么快就能与对方说上话,小佐助愣了一下才回答:“我哥哥说你很厉害,我想和你比试一番。”

斑想了想,忽然笑了一下:“会火遁了吗?”

小佐助自信满满的应道:“豪火球之术已经掌握了。”

“豪火灭却呢?”

“那个太高级了,”佐助瞪大了双眼,“难道你已经会了?!”

“这有什么难的,”斑摇了摇头,朝他招了招手,“我可以教你。”

佐助凑到他跟前来,眼睛亮闪闪的,顾及在学校里一直维持的高冷小酷哥形象,他还是酷酷的问了一句:“有什么条件吗?”

宇智波斑摸了摸他的头发,在佐助惊讶的目光中开了口:“等下踢罐子如果鸣人赢了,我就告诉你。”

“泉奈。”

小佐助离开后,看着他的背影,宇智波斑低低的唤了一声。

正在这时,一只手搭到了他的肩上,斑握住柱间的手,从他手中接过了那片带着洞的叶子。

“我还是想离开木叶。”他看着那片叶子,不知道想起了什么,突然说了这么一句话。

“那我和你一起走。”

他看了一眼千手扉间:“你也想改变未来?”

“好,改变未来。”

斑挑了挑眉:“创造真正的和平?”

“好,创造和平。总觉得跟你在一起,没有事情做不成啊。这次我们总可以把那杯战友之酒干了吧?”

宇智波斑满意的笑了。

从卷轴中抬起头来,正好看到宇智波斑这个笑,千手扉间:他们是不是又背着我做了什么不得了的约定?!

远处正在准备“月之眼”大业的某人打了个喷嚏,他还不知道没多久后,他的“事业”和生活将迎来翻天覆地的变化。

等到小佐助到他们踢罐子的地方的时候,正赶上开局。小鸣人当鬼,其余三人刚待摆出专业的架势,就看到见到小佐助的小鸣人变了眼神:“佐助,你看着吧,我一定会赢的!”

水门师徒相互对视几眼,立刻组成了假摔三人组,连不情不愿的带土都摔得像模像样。

鸣人大获全胜。

树上的鼬:总觉得学到了跟弟弟加深感情的优质方法。

树上的青年卡卡西:我为什么莫名其妙的觉得有点丢人……

小佐助一眼就看出来这三个人不简单。果然,等到他也加入游戏当鬼之后,除了那个白发的孩子假摔上瘾,剩下的两人一个带着鸣人东躲西藏,一个跑去踢他的罐子,玩了好一会才让小鸣人被捉住。然而等到鸣人再次做鬼,假摔三人组又变得不给力起来。

鼬:“放我下去!”

卡着他肩膀的银发暗部:“你冷静一点。”

小鸣人不知道这些大人都在做什么,只知道自己赢了,他高兴的奔向了小佐助。

“佐助,我又赢了的说!”

小佐助:“吵死了,吊车尾的!”

“佐助不开心了吗?”

“没有的事。”

“那明天还一起玩吗?佐助很厉害呢我说!”

“看心情吧。”

“你答应了!”

“都说了看心情!”

“明天我们换个罐子吧,这个太软了。”

“……随你。”

……

等到放学的时候,小鸣人、小佐助与这帮假小孩已经熟络起来。出校门的时候,拿着用一声“哥哥”换来的高级火遁卷轴,小佐助惊讶的发现,鼬竟然在门口等他。

“哥哥——”小佐助欢天喜地的扑过去。

“这就是小佐助啊,真可爱啊我说!”站在鼬身边的金发青年蹲下身子来,笑嘻嘻的跟他打了个招呼,小佐助看了看他,藏进了鼬的胳膊与身体间的空隙里。

“嗯,”鼬温柔的摸着小佐助的脑袋,“托他的福,我以后可以每天都来接佐助了。”

小佐助探出个头来,看了几眼那个托着腮看他的人,飞快的对他说了一声:“谢谢。”

鸣人:dokidoki,dokidoki……

正在这时,一只手揉了揉他的头发。鸣人扭头望去,随即瞪大了双眼——本该在村外的成年人佐助竟然出现在了这里,而且他似乎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大概是回村了吧。眼看佐助就要在他的唇上落下一个久别重逢吻,鸣人忍着良心的谴责一巴掌捂住了佐助的嘴。

“鸣人,你干什……”

看清身前人的容貌,白日见鼬的佐助当场懵逼。



评论(30)

热度(2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