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豆羹佐小酥肉

一个大脑袋,下雨不用伞
头上很多洞,但不能转载

【带卡】到另一个你的身边去(一)

带土穿越时空,遇见另一个卡卡西

 

一、

“火影大人,”佩戴着猫面具的暗部单膝跪地,干练的低下头,“会议即将开始,请您尽快动身。”

微风擦过树梢,将阳光的味道送进室内,坐在桌前的男人书写的动作顿了顿。

这是位拥有一头不羁的银发的男子,左边的面颊上有道横贯眼睛与眉毛的疤痕,异色的双瞳闪着锐利的光芒。他披着印有“五代目火影”的翻领披风,垂在胸前的一道金色的链扣随着他的动作微微晃动。

“我早说过,”他伸出手,手指的落点是黑发暗部的耳朵,“不要偷穿我的衣服,是不是,宇智波带土?”

被道破身份的男人索性没有反抗,任由对方用两指钳住他的耳朵,哎呦哎呦的叫了两声,乖乖的被掀走了面具。

面具下是一张阳光帅气的脸,两只大而圆的眼睛一瞬不瞬的望着卡卡西,眼底一片清澈。

年轻的火影很难在这样的注视下继续维持冷脸。就像暖暖的日光融化了冰雪,他的眼角眉梢都舒展开来,眼中流露出柔和的笑意。

“啊——”、“喔——”两声后,带土恢复了本来的声线,摸着喉咙处问:“明明连声音都变了,暗部装备的制式又从没改过,你到底是怎么认出来的?”

卡卡西居高临下的斜了他一眼,面罩下的嘴巴无奈的拉成一条线,随手从带土锁骨处的黑色布料上揪出一根硬刺刺的毛发。

“首先,没有暗部会像你一样蹿到桌子后面来;其次,”他晃晃手里捏着的狗毛,“我还不至于连自己的衣服都认不出。”

没想到竟然被一根狗毛出卖了,带土顿时觉得浑身上下沾满了狗味,他扯扯衣领,脸上明明白白写着嫌弃:“我可再也不穿你的旧衣服了。”

开会在即,由于时间有限,卡卡西也懒得跟他解释为什么洗过的衣服还有狗毛,干脆开门见山的问:“说正事。怎么突然回来了?”

谈到公事,带土神情严肃起来:“砂隐那边情况似乎有些不对。虽然还没搜集到足够的证据——正巧那边有桩委托,我打算带人过去看看——但是中忍考试在即,你们一定要早做准备。况且,旧恨难平,朔茂先生……”

“我明白了,”听懂了话中未尽之意,卡卡西的目光冷下来,“父亲那边我会安排。”

“还有,”点点头,带土接着说,“大蛤蟆仙人预言中,能够打败面具人的‘朱月之书’的下落也有了眉目。但是,‘晓’这边依旧没得到所谓的‘面具人’的情报,你们有消息了吗?”

几月之前,自来也从大蛤蟆仙人那里得到预言,得知忍界可能会迎来动荡,而战争的引发者,就是刚刚对话中所提及的“面具男”。

卡卡西第一时间就传信给正带领雇佣兵组织“晓”在外活动的带土,让他多加留意,但是直到今天,那个人依旧没有下落。

“也没有,”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卡卡西突然眯起眼,“说起来,戴面具、在各大国之间乱窜、有能力挑起战争的人,眼前就有一个。你没背着我干什么坏事吧?”

带土撇撇嘴,毫不客气的说:“做坏事为什么非得背着你?我又不怕你,要做当然要当面做,还能欣赏你气急败坏的样子。”

这的确是带土能干出来的事情。出于对对方的了解,卡卡西深以为然。

“说的也是。”

话音落下,办公室里安静了一会。自岩石下那次生离死别起,十多年间,他们经历了太多的相聚与分离,早已习以为常,见面也很少再述说思念的心情。更不要提卡卡西现在满心工作,连属于私人的话题都变少了。

如果把想他的心情说出来,会不会显得有点矫情?

见卡卡西又拿起笔,带土在椅子把手上坐了一小会,鞋尖哒哒的在地面乱敲。忍了又忍,他还是吞吞吐吐的开了口:“嗯……其实……”

“还有什么事?”卡卡西抬起头。

“朔茂伯伯说今晚烧鱼,要你早点回家。”

从带土飘忽的眼神中读出“你不在家我很寂寞”的潜台词,卡卡西眼尖的发现,他的耳朵尖都染上了可疑的红色。

“呦西呦西,好孩子,”看破他的心思,卡卡西逗弄狗狗一样挠挠带土的下巴,眼睛弯成两弯月牙,将他好一番调.戏,“知道啦,今天争取早下班,尽快回家陪你。”

一时不察,被卡卡西挠了个正着,他挡开卡卡西的手,嫌恶的偏过头,嘟哝道:“你这个恶劣的性格什么时候能改一改……”

完全被惯坏了啊,这家伙!带土懊恼的想。

显然,他相当的清楚,自己在“宠卡卡西”这方面也出了不少力。

玖辛奈曾经打趣似的说过,谁要伤害卡卡西,首先要问问三座大山同不同意:绕过白牙、水门与自来也组成的长辈团,她和琳的拳头就在后边等着;就算好容易到了卡卡西跟前,还有个老母鸡似的带土护着他。

虽然觉得“老母鸡”这个形容词用得很不恰当,但是他不得不承认,事实的确如此。

否则,怎么会有一个一直散发着耀眼光芒的卡卡西。

风一样的性格令带土厌恶一成不变,但是唯有这点,他甚至想要感谢上苍。

“我要是改掉了,某些人恐怕会哭着喊着的要我改回来。”

一晃神的功夫,卡卡西已经离开了座椅。他长长的披风一直垂到小腿,肩膀那块裁剪的尤为挺妥,接缝边缘刀削似的锋利,加上卡卡西站得笔直,便显得他愈发的挺拔,身体的比例愈发的好。

不由自主的,带土的目光受他吸引,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他拍拍脑袋:“对了,你又怎么招惹鸣人了?前两天,我收到他一封信,话里话外都是叫我近期不要回来。我还以为出了什么事,立刻就赶回来了。结果,除了自来也大人偷窥被人赶出浴室,什么事都没有。”

“啊……”摸着下巴想了一会,卡卡西想起前段时间鸣人放下的“再让我做拔草找猫之类的任务,我就写信告诉带土哥,叫他不要回来了”的狠话,顿时哭笑不得,“鸣人做烦了简单的任务,威胁我要给你写信。我还以为他就是说说,没想到真的写了。”

“能让你栽跟头的人可真不多,”带土笑出声来,“这小子一肚子坏水,也不知道像谁……他人呢?出去做任务了?”

“去波之国了,”卡卡西点点头,眨了下眼睛,“还能像谁?”

他们对视一眼,彼此都露出了然的神色。卡卡西也再忍不住,肩下纫上的装饰线上挂的小穗子,随着他发笑的动作一晃一晃,说不出的可爱。

见此情形,带土边笑边说要去告状,告诉老师卡卡西埋汰他。

“行啊,”卡卡西两手抄兜,无所畏惧的耸耸肩,“说的时候记得叫上我,我很想看看老师那时候会是什么表情。”

 

 

得到“尽量早回家”的承诺,把卡卡西的猫面具扣回脸上,带土心情大好。他算了算时间,打算先去丸子店大快朵颐一番,再回去给旗木爸爸打下手。

走出火影楼前,他忍不住回望一眼。不专心的结果就是——

一脚踏空。

 

 

眼前扭曲的景象回归正常,带土立刻反应过来,他刚刚似乎是触发了法阵结界一类的东西。

什么人能在火影楼门口设下这样的陷阱?他的目的是什么?难道是想暗算卡卡西,结果让难得走一次正门的他撞了大运?

紧接着,失重感袭来,使得带土无法再继续思考下去。

“下面的人快闪开!闪开!闪——”水花四溅,屁股下传来的疼痛感告诉他,他似乎喊得有点晚,“开……咳咳咳……”

呛了口水,带土赶紧闭住气,然后将查克拉附着在脚底,稳稳的踩在了水面上。

 

 

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突然从天而降的人身上。

因为他的出现,水面上的形势发生了变化。随着再不斩被砸入水中,水牢破裂,卡卡西重获自由。他立刻向后跃去,打量眼前人的同时警惕着再不斩的动向。

带有些许划痕的猫面具,旧而干净的暗部制服,相仿的身高与体型,这个人眼熟到不可思议。有那么一瞬间,卡卡西几乎要以为是曾经的自己站在那里。

“……暗部?”

暴露在潮湿空气中的写轮眼没探查到变身术的痕迹,但这不足以令卡卡西放下警惕。此人出现的时间、方式与地点太过诡异,行事也跟暗部的一贯作风大相径庭,虽然不排除恰好偶遇执行任务的暗部的可能性,但是……

“不要东张西望的,”再不斩阴森森的声音从弟子所在的方向传来,他的水分身并没有消失,“虽然解开了我的水牢之术,不过,看样子他不是你的帮手啊,卡卡西。”

 

 

浑身上下都写满了“可疑”的人,现在也是满心疑惑。

眼前看上去湿淋淋惨兮兮的家伙显然是卡卡西。不过,他这副打扮……

难道,他是回到了过去?

带土的目光落到岸上三个小孩的身上——鸣人、佐助与小樱的模样比他上次见到他们的时候好像还长大了一些。

更奇怪的是,卡卡西似乎是在带他们做什么任务的样子。要知道,鸣人他们的担当上忍是与他同族的“瞬身”止水,除非发生极其特殊的情况,否则就算派退休的波风水门出马都不会用到卡卡西。

而且,他才刚刚领教过对方的火眼金睛,转头卡卡西就对着他喊“暗部”,怎么想怎么古怪。

疑云重重,不管怎样,按眼下情况来看,还是不要轻易暴露身份为好。

打定了主意,带土朝着那边轻轻点了下头,然后头也不回的从卡卡西的攻击范围内撤了出来。

卡卡西一向骄傲,带土不想干涉他的战斗。

他想起从斑那里回来后,水门班第一次进行实战演练时,卡卡西所谓的团队合作就是在老师动手之前,先亲手把带土捆到柱子上,然后一路火花带闪电,享受单挑的快感去了。

虽然任性了点,好在他也有足够的资本。查克拉刀、雷切、写轮眼,同时见过卡卡西施展这三样的敌人,基本上都已经死了。如果对手不是宇智波斑,带土顶多愿意为卡卡西动动眼皮,打个不走心的辅助。

正在这时,他听到了久违的鸣人的大嗓门:“喂,那边戴面具的人!卡卡西老师说你是‘暗部’,小樱说暗部也是木叶的忍者,既然这样,能过来帮下忙吗我说?”

也许是因为距离产生美,比起卡卡西,鸣人对常年不在村子里的带土反而更亲近一些。前几年这小子还总想藏在他的行李里,企图神不知鬼不觉的跟着带土溜出去玩,一转眼,就已经长成能跟他并肩战斗的忍者了。

时间过得真快。

面具之下,带土露出一个欣慰的笑,朝鸣人那边奔去。

 

 

笃——

一柄长刀以一个玄妙的角度,巧之又巧的切进了卡卡西与再不斩之间,架住了即将劈下的斩首大刀。

这把刀的主人,在不久前刚击杀了他的水分身。

“看来是我判断失误了,”鬼人的额角爆起青筋,手上继续施力,“不过不管来几个都一样,你们将会葬身于此。”

“桃地再不斩?”僵持半天,带土终于想起了对方的名字。

托鬼鲛——他们组织里少数头脑正常、可以聊天的人——的福,带土对雾之忍刀七人众还算了解。他之所以能记住鬼人再不斩,不是因为对方实力强劲、长相出众、有把大刀,而是因为他身边总是跟着个漂亮的小跟班。

“仅凭你一人,恐怕做不到,”带土半调侃似的说,“所以,不如把你的小帮手叫出来。”

再不斩哼了一声,正想说点什么,一条水龙应声而至,他不得不撤力闪避。

原来是卡卡西在带土与他对峙时,悄悄移到了再不斩的身后,发动了忍术。

“卡……前辈,接住!”趁此机会,带土把手里的暗部佩刀抛给了卡卡西。

他之所以介入战斗,正是因为卡卡西好像没带刀。刚刚带土可是被他空手接白刃的方式吓了一跳——大刀挥向鸣人的时候,似乎是来不及从忍具包里掏兵器,卡卡西直接抬起手臂,企图以手套上的铁片硬抗刀刃。

 

 

看着到手的长刀,卡卡西愣了愣。

这把刀……

来不及细想为什么心头会浮起熟悉的感觉,再不斩再次携刀袭来,卡卡西左眼中的勾玉转动起来。

 

 

“你们在执行护卫任务吗,怎么搞得这么狼狈?”

虽然没有使用万花筒,也没有用诸如豪火灭却一类的“宇智波斑”招牌火遁,但是从说出再不斩的名字开始,到现在为止,带土一直用的是自己原本的声音。奇怪的是,卡卡西仍然没有认出他来。

看来有必要了解一下状况。带土看了一眼在场唯一不认识的人一眼。

这么想着,带土的目光越过目光炯炯的鸣人,落在佐助身上。

和鬼精的鸣人不同,他这个论起辈分不知是堂弟还是表侄的后辈,虽然看上去不好相处,但实际上正直的不得了,问他比问鸣人要靠谱。

佐助点点头,眼睛却紧盯着带土身后卡卡西的位置,没有说话。

“那个啊,那个啊!你好厉害啊!”鸣人的手从下方伸过来,在带土的眼前挥了挥,“暗部大叔,你还有任务要执行吗,为什么不继续帮卡卡西老师了啊?”

大、大叔……

带土被这个称呼打击的不轻。他伸出手,做了一个处于叛逆期的鸣人极其讨厌的动作——使劲搓了搓他的头发。

令他意外的是,鸣人不但没有打开他的手,还笑得阳光灿烂的揉了揉鼻子,半点也没有生气。

这里到底是怎么回事。

带土后撤一步,看向有点紧张的小樱,不动声色的问:“卡卡西……前辈,是你们的担当上忍吗?这里距离木叶还有多远?”

“嗯。嗯……波之国的话,距离木叶大概有……”小樱说出具体的数字后,又好奇的问,“您是卡卡西老师的熟人吗?”

波之国?这不正是在办公室里听到的止水带他们出任务的地方吗!

如果不是幻术的话,莫非……难道!

“你们认不认识,一个叫‘带土’的人?”

 

 

卡卡西与再不斩的战斗很快告一段落,毫不意外的,前者获得了胜利。

“谢了。”卡卡西将刀还给带土。

“不敢,”带土收刀还鞘,把自己伪装成一个仰慕卡卡西的暗部后辈,看着身受重伤的再不斩问道,“您要怎么处置再不斩呢?听说他在榜单上的价格很高,那个,我……我会装做没有看到的!”

“什么什么?”鸣人凑过来,“很高是多高?”

“拿到的钱,大概够吃好几年一乐拉面了吧,”带土抬起头,故意遗憾的叹了口气,“所以,树上戴雾隐追杀部队面具的那位,真是抱歉,你恐怕无法带走再不斩了。不但如此,为了防止这件事情泄露而对村子造成不好的影响,我不得不……”

叮的一声,一位戴面具的少年被他从树上赶了下来。

“杀人灭口。”

这一刻,男人的双眼无比犀利。

 

 

“卡卡西老师——!!!”

鸣人凄厉的叫声从身后传来,刚刚还满身煞气的说要“杀人灭口”的凶恶男子下意识回过头去,然后发出了比鸣人更铿锵有力、富有感情的喊声。

“卡卡西?!卡卡西——”

 

 

评论(23)

热度(240)